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都市爽文 狂婿臨門 第七章 誰是崇州王!

《狂婿臨門》第七章 誰是崇州王!

“我……”

“姐,姐夫,我洗完了,我……”

沈玲星洗完碗,準備出去找人擺平蔣家的事。

這些年來,一直是姐姐在承擔著這些事,今天這事,必須自己來扛!

愕然發現姐姐姐夫親暱舉,沈玲星大驚!

沈紫煙莫名的臉紅了起來,用力掙出去,捋了一下頭髮,正了正神,對沈玲星說:“星兒,這事不用你心,我會理的。”

是姐姐,事必須自己扛!

“行了別擔心了,小姨子,反正睡不著,弄點甜品吃吃吧。”陳樂不在意的說道,“有我在這兒怕什麼?”

沒他還強點兒,有他恐怕更怕。

陳樂不經意說道:“小姨子,你放心,現在外面楊家的人替咱守著呢,姓蔣的敢進來,恐怕早就被打斷了。”

“楊家的人?”沈玲星難以置信的問,“你是說楊鐸嗎?姐夫,你是瘋了吧?人家憑什麼給咱守著?”

“哈哈哈,”陳樂一笑,吩咐說,“先別管這事,先弄點甜品上來給我補補。”

真是的,憑自己陳六國這勢力,這麼點屁大事還要小姨子出馬,這要說出去,不得讓人笑死?

不要說姓蔣的,姓楊的那幾個人,就算是把崇州都算上,又能如何?他陳閻王的名號不是吹出來的!那可是生生的用拼出來!

Advertisement

楊鐸的震驚出乎意料。

這些年,他全靠一名世中醫高手替他療傷,否則早就亡了。

今日陳樂的話,容不得他不認真,畢竟事關自己命。

楊鐵塔嗡了一聲說:“老闆,我直接弄死他算了,那種吃飯的小白臉就會哄人,咱別上了他的當。”

“我知道。”楊鐸沉著臉說。

這種事,不是單憑一個吃飯的小白臉就可以知道的。

以前沈家的上門婿,他也早有耳聞,聽聞就是一個每天只會做飯燒菜打掃衛生的窩囊廢而已。

今天這個,絕對不是平常人!

“進來。”楊鐸喚進自己助手,“你去打聽一下,沈紫煙是不是離過婚。”

助理應聲答道:“老闆,剛纔已經讓人打聽明白了,還是原來那個廢,樣貌材完全一模一樣,您看,這是他原來的照片。”

助理還真是辦事的人,立刻將沈紫煙和陳樂大婚時候的照片找了來。

細細一看,不管從哪一方面來看,今天自己遇上的陳樂,還真是當年嫁進沈家的那個陳樂。

只是,照片上這個男人,了一魂似的,看上去很懦弱,眼神閃爍,很害怕的樣子。

時間一點點過去,楊鐸上漸漸有了冷氣,他知道,那個時間就要到了。

Advertisement

“你們出去,守住門,誰也不能進來。”

“是。”

助理和楊鐵塔剛要出去,楊鐸忽然間吩咐助理說:“你把車先準備好,萬一,萬一有事需要用得上。”

助理口而出:“真的要去找那個窩囊廢嗎?”

楊鐸皺了一下眉頭,助理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趕就小跑出去,把門帶上。

陳樂睡得很踏實,並不理會崇州城裡因爲他的原因,早就發生了驚天地的大變。

蔣新國聽說自己寶貝兒子被陳樂直接弄死了,肺都要炸了:“馬上!馬上派人把沈家那個窩囊廢給我拉出來!今天老子非把他砍醬不!”

去的人很快回來報告:“沈家院子被楊家的人包圍了起來,連只鳥也進不去。”

“那個混小子把楊鐸也得罪了?”

一聽這話,蔣新國心大好,冷的說道:“他還是真找死!姓楊的肯定不會放過他,等著,等姓楊的弄死他,把那兩姐妹也弄過來,先幹後殺,了丟大街上!”

“是。”底下的人立刻吩咐了出去,就等著搶沈家兩姐妹了。

“給我接楊先生。”

自認爲自己在崇州也算是有面子的人,蔣新國直接打電話給楊鐸,準備和他商量一下怎麼弄死陳樂。

Advertisement

“對不起,楊先生不方便接電話。”

沒想到,直接遭到助理拒絕。

這姓楊的也太過份了吧?縱然他早就在崇州權傾一方,但今天晚上,畢竟死得是自己的親兒子,這姓陳的,必須要弄死!

就算是過了今晚都不行!

否則,他姓蔣的以後要自己活!

“來人!”

蔣新國喝了一聲,立刻進了一條漢子。一看這漢子,一臉凜冰,眼睛裡冒出的殺氣,足以令人而生畏。

“今天是派你上場的時候了。那姓陳的,今晚必須死。”

“明白。”

漢子轉就走,漆黑的夜裡,他竟不需要車子,只憑一雙腳走路,便是無數車輛無法超過他!

沈紫煙兩姐妹正在聊天,燈忽然一暗,接著就聽到砰的一聲巨響,接連些不知被撞到什麼的碎裂聲。

“姐!”

沈玲星驚起來。

沈紫煙順手一到剛纔的水果刀,沉著臉說:“別怕,有我。”

說完,又聽到砰的一聲,似乎有一條巨大黑影被丟出窗外的聲音,通的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跌落在地上。

“什麼人?”

沈紫煙咬著牙,拿著水果刀了一聲,站了起來。

亮了,陳樂啪了一下手說道:“沒事,剛纔有隻蒼蠅飛進來了。”

接著嘿嘿一笑,對沈玲星說:“小姨子,我又了,家裡還有沒有什麼吃的?”

旁邊只是打碎了一個花瓶,其他的似乎並沒有其他跡象,沈紫煙狐疑的看著陳樂。雖然剛纔沒看清,但絕對不是陳樂說的那麼簡單!

陳樂心中暗一聲:畢竟對這兒不,一個好好的花瓶給打爛了。

“這兒死了個人。”楊鐸派來的人看清楚那個長相,吃了一驚,趕給楊鐸打電話,“老闆,白相人死了!”

“白相人?”楊鐸一驚,“被誰殺的?”

“從,從沈家窗戶裡扔出來的。”那人嚇得聲音都變了。

白相人,可不是一般人

在崇州,蔣家之所以敢囂張,全是憑著此人!

此人速度驚人,腕力足可以讓一輛正在飛馳的轎車三秒鐘變形!

一個眼神,足可以讓膽心的人心生死念!

就這麼一個人,居然被陳樂那個廢直接扔出來了!

楊鐸不是一般的驚!

“馬上備車,我要去見那個人。不,我要去見陳先生!”

崇州,終是要變天了!他楊鐸,只怕從此要風雲直上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