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都市爽文 狂婿臨門 第八章 挑個死法

《狂婿臨門》第八章 挑個死法

簡直是不像話。

簡直是不像話。

在崇州聞名變的楊鐸居然親自上門要來找那個廢

沈紫煙打開門,看見外面一長串的送禮的隊伍,不知道的還以爲來提親。

難以置信:“你真的是來找楊樂的?”

楊鐸急切的說:“沈總,我真的是來找楊先生的。現在我的命都在他手上,求您快讓我進去吧。”

“他要殺你嗎?”

“這話一時半時解釋不清楚,總之我現在要馬上見到楊先生。”

沈玲星走過來,對沈紫煙說:“先讓他進來吧。”

一看到陳樂,楊鐸的臉就變了,恨不得跪在他面前:“楊先生,救救我吧。”

陳樂不在意的說:“你放心,有我在,你的命丟不了。”

楊鐸大喜,趕說道:“平常不瞭解楊先生好是什麼,所以給兩位沈小姐買了一些喜歡的東西,您不介意吧?”

“不介意。”

陳樂角上揚。

想不到這個楊鐸還真會討人歡心,也上道的。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是外面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搞得很多人探頭探腦的往這裡看,沈玲星說:“姐夫,那我把東西先收下?”

楊鐸送禮在崇州可真是破天荒的。

每天看見他的門前車水馬龍,不知道有多人去給他送禮,他還眼皮天,看不順眼的人直接丟出去。

Advertisement

沒想到今天居然給沈家送禮,這個小道消息立刻就通過各種難以描述的渠道散發了出去,很快整個崇州就知道了。

蔣強東難以置信:“楊鐸是瘋了吧?他不和我聯手,居然和那個白癡去求那個白癡?是不是腦子有病?”

手下惶恐地說:“千真萬確,我們已經派人去打探過了,沈家門口排著長隊的禮,全是楊鐸親自挑選的。”

蔣強東撇著撇:“那傢伙是不是看上沈家大小姐了?不對,沈家大小姐已經有了一個白癡丈夫,那就應該是沈家的二小姐。”

說到這裡,蔣強東角流下口水:“話說蔣家那兩個人還真是各領風,大的端莊高雅,小的活潑俏麗,都很值得幻想。”

正在這裡想非非呢,外面突然間走進來一個屬下報告說:“蔣董,楊先生讓您馬上過去。”

“切。”蔣強東撇著撇,“這隻老狐貍,先前還拿大架,最後還不是派人來求我?只有強強聯合才能在崇州攪風雲,他楊鐸不找我找誰?”

雖然蔣龍死了蔣強東心裡很不爽,但是他不在乎,蔣龍是他前妻生的兒子,現在這個老婆早就又給他生了一兩個兒子,大的都十五六了。

只要和楊鐸聯手,弄死那個姓陳的,再把沈家兩姐妹分了,呵呵,他弄死我兒子我睡他老婆。

Advertisement

蔣強東就這麼樂呵呵的去找楊鐸,甚至滿腦子解鎖和沈紫煙在一起的各種場景。

畢竟他邊很有這一款的人。

但是到了沈家他就傻眼兒了。

只見陳樂坐在那裡,翹著個二郎,悠哉悠哉的看電視。

楊鐸跟個跑的似的,一會兒問一句:“陳先生喝水嗎?”“陳先生要不要吃點甜品?”“陳先生您還需要什麼?”

這個場景讓蔣強東看不過來,他有些惱怒的問楊鐸:“楊先生,你請我過來就是爲了看這個嗎?他姓陳的,何德何能能讓楊先生這麼伺候?”

楊鐸立刻直了腰,呵斥一聲:“在陳先生面前竟然該如此大聲說話是不是活膩了?”

猛的這麼一下子,蔣強東腦子轉不過來,傻乎乎的看著他:“你在對我說話嗎?”

楊鐸惡狠狠的說:“難道我在對豬說話?”

這下子蔣強東往下蒙了:“你,那你讓我過來幹什麼?”

楊鐸冷笑一聲:“幹什麼?你兒子衝撞了沈家大小姐,又惹怒了陳先生,你做父親教導不周難道不應該過來賠禮道歉嗎?”

這是什麼鬼事

自己兒子被殺,還要向殺人兇手低三下四的賠禮道歉嗎?

他完全忘記了自己兒子是一種什麼樣的品,這麼多年來,如何持惡行兇,掠奪,糟蹋了多良家婦得多中小企業主活不下去。

Advertisement

可以這麼說,他們蔣家今日今時的產業,全靠他們父子一心,欺詐掠奪過來的。

尤其是和他們合作過的商家,每每都會落他們的陷阱,最後搞的家破人亡。

陳樂冷冷的說:“楊鐸,這種人你何必讓他過來?解釋都是多餘的。”

擡頭看了一眼蔣強東,淡定的說:“不錯,你兒子是我殺的。你要找我報仇嗎?”

“當然。”蔣強東口而出。

兒子被殺,老子坐視不理他姓蔣的以後還有何臉面在崇州混下去?

到了這一步,雖然自己這邊微勢,也必須咬著牙撐過去。

更何況,早就風聞沈家這個婿是個窩囊廢,就算今天變了也是狐假虎威。

想到這一層,蔣強東咬牙切齒的說:“楊先生,姓陳的殺了我兒子,我來找姓陳的討個說法,這件事和楊先生沒什麼關係吧?”

他必須把楊鐸先摘出去。

無論如何,在崇州這塊地盤上,他不想和楊鐸爲敵。

楊鐸正想說話,陳樂擺了擺手說:“算了,冤有頭債有主,這事既然是我做下的,就由我收場。”

說罷,他終於把放下來,慢悠悠的喝了一杯咖啡,很休閒的樣子。

然後眼皮微微一翻,問蔣強東:“你打算怎麼報仇?”

眼前的形勢微妙,蔣強東牙一橫,指著後面的三個人說:“這三個人都是我帶過來的,一個是全國散大冠軍,一個是泰拳長勝將軍,還有一個是獨家的華夏功夫。你隨便選一個死法。”

“哈哈哈。”

陳樂常笑著站了起來,用眼瞄了一下那三個人:“看起來手不錯,憑著你們這樣的手,隨便乾點什麼,都吃喝不愁,想不到竟然甘願給這種人當狗,你們也真是活得可笑。”

然後招招手說:“一起上吧,免得耽誤功夫,一會兒我還要吃夜宵呢。”

想不到這個傢伙竟然如此張狂,把三大高手不放在眼裡。

蔣強東暗想:你這是找死。閻王催你三更死,不得留你到五更。既然活膩了,就趕打發你走。

立刻吆喝了一聲:“你們三個一起上。”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