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都市爽文 狂婿臨門 第十二章 否則的話會怎樣?

《狂婿臨門》第十二章 否則的話會怎樣?

沈紫煙不想把事做得這麼絕。

雖然這幾年他們沒給自己好日子過,但他們畢竟是跟著父母一起打天下的元老。

看著陳樂的表,沈紫煙本想勸解他幾句,但不知爲什麼,話到邊又憋了回來:累的時候經常想找一個人替自己做主,既然陳樂能夠幫自己頂起來,不如索看一下他理這件事的能力。

沈玲星也是默然。

覺自己的大腦已經超過了對這件事的控制。既然長姐現在一切聽從姐夫的安排,自己也不妨看看再說。

真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天字一品一整天閉門謝客,所有的員工都在忙著打掃,重新佈置。

“今天來的是什麼貴客?老闆竟然閉門歇業專門爲他佈置?”

“就是,以前對高貴的客人來了也只是佈置一下頂上三層樓,走專門的貴賓通道而已。沒想到爲了這位客人,老闆居然把十七層樓全部歇業,全部重新裝飾,還真是大手筆。”

“聽說是沈家那個廢婿呢。”

“噓……小點聲!現在可不是什麼廢婿了,我聽人說,他吃了什麼靈丹妙藥,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另一個人低聲音說:“我也聽說這事兒了。咱們老闆以前請了一個頂級中醫,一直續著命呢,小道消息:聽說沈家那個婿昨天晚上不知道有什麼奇怪的手法,給咱老闆治得好好的。”

Advertisement

這時候有人暢想起來:“你說他會不會有什麼不死藥之類的?”

很多人就瞪大了眼珠子,充滿了羨慕之

只不過像他們這樣的份,就算真的有,也是他們買不起的。

“幹活幹活,”主管走過來,“別在那裡做夢吧,好好幹活,小心幹不好讓老闆開除。還長命百歲,先保住飯碗再說。”

那羣人忙不迭的又去幹活了。

還不到五點,天字一品的賓客就來了不,烏泱泱的一片。

到了快七點鐘,崇州的大小要員基本上都到齊了。

“今天楊老闆好闊氣,咱們崇州能數得上名的人都到齊了吧?”

楊鐸神采奕奕:“今天正式給你們介紹一位客人,對我們崇州來說是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所以當然要邀請所有的人過來。”

李和不屑地說了一句:“不就是沈家那個廢婿嗎?崇州有誰不知道的?沈家老爺子純粹是得了失心瘋,不知從哪兒撿了個花子,非得把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嫁給他。”

“嫁給那樣的廢,還不如給我當小老婆呢。”

“是嗎?”陳樂不僅不慢的走進來,掃了一年全場,就這麼僅僅看了一眼,空氣的氣驟然間就降下了十度,令在場的人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縱然如此,李和也沒把他放在心上,昂著脖子說:“我是姓沈的婿,結婚三年了一直都是你人在外面打拼,我聽說你在家裡也就給你人做做飯什麼的。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是像你這樣的癩蛤蟆,想爲攪崇州風雲人,未免有些自大了吧?”

Advertisement

陳樂正想說話,外面走進來三個老頭,看上去十分威嚴的樣子。

看到沈紫煙站在陳樂的後,非常不客氣的說:“大侄,我聽說你派人傳話過來,讓我們這些老不死的趕滾蛋。”

“當年就是你們父母在世的時候,對我們也是客客氣氣的,你這個丫頭是得了什麼失心瘋,敢對我們說這樣的話?”

“張伯伯,李伯伯,王伯伯……”

沈紫煙剛想開口說話,被陳樂擋在自己後:“有什麼話衝著我來,不要和我人較勁。”

“呦喝,”張春海上下打量了一下陳樂,“我說你是哪個石頭裡蹦出來的猴子,我和沈紫煙說話有你什麼事?”

陳樂臉大變,正要說話,沈紫煙輕輕的拽了一下他的角。

陳樂明白,哈哈一聲大笑:“三位來得正好,不過還是要稍等片刻,等我把那個不知好歹的小子教訓一番再說。”

幾個老頭臉不悅。

當年沈紫煙大婚的時候,他們可都是在場,整個婚禮上,這個廢跟個機人似的,主持人讓他說什麼就應一句,簡直就是個廢

當時沈老頭兒領著他和場下的貴賓談,希大家給個面子,以後多加照顧。

結果這個廢就跟個傻子似的傻笑,商場上那點兒客套話一句都不會。

Advertisement

要不是因爲這個,他們也不能不把沈紫煙放在眼裡。

沒想到過了三年,他倒囂張起來。

那個李和是什麼人?他的家族背景源遠流長,早年間的時候,他的祖爺爺在崇州說一句話,整個崇州都要聞之變。

他的爺爺也是大刀團的團長,手下的人頭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到他父親這輩,那些是崇州第一批發家的,是現如今崇州商會會長。

在場的這些人,誰不給李和三份面子?

沈家一個廢婿竟然如此出口不遜,想必是腦袋吃壞了,自己找死。

李和更是憤怒:“你充其量也是沈家的一條狗,你如果敢在這裡咬人的話,我分分鐘讓你們沈家從整個崇州滾蛋。”

陳樂笑了:“是嗎?反正是已經知道的結局,那我不管做什麼也改變不了了,索就任胡爲一下吧。”

說著,直直的向李和麪前走過去。

李和怕了,看著左右的人說:“你們攔住他!快點兒攔住他!”

旁邊的人因著他父親的關係,也是想結李和,果然就有人出手,想要攔住陳樂。

陳樂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剛纔他左一句廢右一句滾出去,你們都是沒有耳朵聽。現在倒是長耳朵了。”

這話說的那人面有愧,但是還是好心提醒了陳樂一句:“也不是我想多管閒事,我也是爲了你們沈家好。他父親是崇州商會會長,你得罪了他,以後在崇州不用做生意了。”

“是嗎?”陳樂淡淡的說,“我以爲做生意是靠著商家的信譽呢,沒想到是靠著他們李家賞飯吃。”

這話說到李和的心坎裡去,他得意洋洋地說:“小子,你明白就好。你今天給我跪地上磕三個響頭,我們李家就會賞你們沈家吃飯。否則的話……”

“否則的話就會怎樣?”

陳樂已經近過來。

此時大廳裡許多人,全都屏住了呼吸,沒有一個人敢在此時說話。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