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都市爽文 狂婿臨門 第十九章 橫掃李家

《狂婿臨門》第十九章 橫掃李家

“那好吧,我最近肩膀有點酸,你幫我肩膀,捶捶背就行了。”

沈玲星點了點頭,走上去就要幫陳樂肩膀。

一雙小手按在肩膀上,用力十分輕,讓人覺很是舒服。

但是才按了幾下,就突然反應過來。

“不對啊,你不是患絕癥嗎,有哪門子絕癥是要通過按肩膀捶背緩解的?”

沈玲星歪著小腦袋想了半天,終於想明白了。

這個壞姐夫哪裡是患絕癥,分明就是換花樣戲弄自己。

想到這裡,高聲大罵。

“好你個臭姐夫,居然敢騙我,我要跟姐姐告狀去!”

沈玲星氣得小臉鼓起,追上去便用小拳拳錘陳樂口。

“別打了,別打了,我確實是得了絕癥啊,你這麼打我,會讓我減壽的。”

陳樂拿了個抱枕擋在頭上,連忙做出一副虛弱的模樣。

沈玲星愣了愣,畢竟不是學醫的,有很多醫學上的知識都不甚明白。

記得之前看過一期科普節目,裡面說很多絕癥,用眼都很難判斷得出來。

所以很多人就選擇忽略疾病,也就導致越來越差,最後連原因都沒搞清楚就這麼與世界告別了。

這個臭姐夫平時看起來也還算老實的,該不會是真的得了絕癥吧?

要是真的如此,那剛纔那麼用力的打陳樂,讓他的重擊,害得他吐昏迷什麼的,那可就真的闖了大禍了。

Advertisement

想到這裡,連忙收起了拳,小心翼翼地問道:“那你告訴我,你得了什麼病?”

看著小姨子那傻乎乎的模樣,陳樂繃不住表,噗地一聲笑了出來。

“你真是太好逗了,我看我這麼強壯,怎麼可能會患上絕癥?”

看到陳樂大笑的樣子,沈玲星快氣炸了。

“壞蛋姐夫,我再也不理你了!”

說著,便踩著拖鞋,氣呼呼的往樓上的洗手間走去。

靜驚醒了睡中的沈紫煙,看到陳樂不在臥室,連忙穿好睡,來到樓梯間。

才一擡頭,正好到上來借廁所的妹妹。

“玲星,剛纔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這麼大聲音?你看到你姐夫了嗎,我找遍二樓都沒發現他的影子。”

沈玲星剛剛纔被陳樂戲弄過,自然是一肚子的火。

“我不知道!”

只見留下一句話,便頭也不回地進了洗手間。

沈紫煙搖了搖頭,這個妹妹也真是太任了。

又找遍了一樓,可還是沒有發現陳樂的蹤影,直到撥打陳樂電話,才聽到了他的聲音。

“陳樂,這大晚上的,你跑哪去了?”

沈紫煙責怪地詢問。

“沒事,我就是出來買點計生用品,我們今晚不是都用完了嗎?”

陳樂壞笑一聲,說得沈紫煙俏臉緋紅。

“沒個正經!外面線差,你待會回來注意安全。”

“放心,我買完就回來,你明天還得上班,先睡吧。”

Advertisement

陳樂掛斷電話,雙腳便踏進了李家的大宅。

只見這裡裝修華麗,到燈火通明,最頂端的三樓大房裡,更是映出李道明舉著酒杯,在房間裡蹺二郎影。

經過白天這麼一弄,沈氏集團可謂是被弄得飛狗跳,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而李道明卻悠閒地坐在大宅裡,獨自酒。

“沒了崇州商會的支持,區區沈家只不過是一塊沒用的空殼,區區一個上門婿,竟然妄想跟我堂堂會長鬥,簡直是癡人說夢!用不了多久,沈家就會求著我放他們一條生路!”

李道明嗤笑一聲,晃著手中醉人的紅酒杯,彷彿已經看到沈家家破人亡,悽慘無比的下場。

見到李道明的這副神,樓下的陳樂也是劍眉一揚,發出一聲冷笑。

“好你個李道明,得罪了本座,竟然還有閒心在這喝酒快活,我倒要看看,在本座的面前,你還能逍遙到幾時!”

陳樂擡腳走進院子,旁邊就立刻就跳出十數個全的壯漢。

他們每一個人都有不俗的武道實力,顯然都是李道明僱傭來看家護院的打手。

十幾個人往那裡一站,就顯出強大的迫力。

帶頭那人打量陳樂一眼,出鄙視的神

“來者何人,竟敢擅闖李家大宅,你可知罪......”

啪!

那人還沒說完,就被一記快如疾風的掌扇飛了出去。

Advertisement

“我讓你說話了麼?”

陳樂往前踏步,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狗子就要有狗子的樣子,如果只有這麼點實力的話,還是老老實實滾去工地搬磚吧。”

又是閃電般的出招,陳樂一連放倒了數十名打手保鏢,一腳踹開了李道明的書房大門。

“小子,竟然是你?”

李道明先是一愣,隨即出哈哈大笑。

“我正要找人把你給抓來,沒想到你卻自己送上門,真是愚不可及!正好,就讓我一次把你給廢掉!來人!給我拿下!”

李道明揮手人,臉上盡是濃濃的得意。

爲了收拾陳樂,他特地從外面挑選了一批實力幹的打手放在大宅,隨時準備待命。

他們的實力遠勝常人,別說是對付區區一個年人,就算是拿下幾頭大象,都是輕而易舉的事

時間一分一秒地經過,外面卻並沒有半個人跑進來。

李道明有些奇怪,又連了好幾次,可外面卻依然沒有半個人影,就彷彿全部消失了一般。

“不用了,你的人已經全被我放倒了,如今在這偌大的李家大宅,就只有你一個人站著而已。”

陳樂冷一笑,指向了窗外。

李道明順著他的指向看去,頓時驚得一屁坐在了地上。

只見外面的大院,幾十個打手橫七豎八地躺在那裡,全部鼻青臉腫,完全喪失了自理能力。

“你.....你別囂張,你要是敢我,明天我就讓沈家全家上下統統死絕!”

李道明話音剛落,陳樂就發出一聲冷笑,從後抓出了一個人。

李道明定睛一看,竟然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李和!

“很好,你功的惹怒了我,你兒子的這條,我就收下了。”

說完,陳樂飛起一腳,踢斷了李和的右

李和忍不住這疼痛,發出殺豬似的大

“你竟敢拿兒子威脅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李道明氣得眉倒豎,開始瘋狂地對陳樂大罵。

“聒噪!”

陳樂皺了皺眉頭,他打架的時候最討厭有人吵鬧。

這李道明既然不知好歹,那就不要怪他手下無

只見他一腳踩下,李和的下頓時出一灘水,命子顯然是被徹底毀掉了。

李和連都來不及,兩眼一翻,當場便暈了過去。

“現在我問你,究竟服還是不服!”

陳樂站在鮮紅的水上,彷彿地獄惡魔。

李道明的心理防線被徹底擊破了,他驚恐不堪,像條狗似的趴在陳樂腳邊,不住地磕著響頭。

“我服,我服了,從此以後,我李道明就是陳爺的一條狗,任憑陳爺差遣發配!”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