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都市爽文 狂婿臨門 第二十章 顛倒是非

《狂婿臨門》第二十章 顛倒是非

此刻,崇州的那幫大佬們,若是看見李道明這副低賤求饒的樣子,恐怕會被震驚得無完

堂堂崇州商會的會長,崇州經濟的龍頭,竟然向一個上門婿下跪了!

陳樂點了點頭,對李道明的表現很是滿意。

“很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是被我發現有半點忤逆,我必定嚴法重罰!另外,此事只有你知我知,今後不得在任何人面前提起我與你的關係,聽懂了嗎?”

陳樂這番話,一方面給自己留個保險,第二,更是照顧到了李道明的面子。

李道明爲崇州商會的會長,位高權重,地位極高,若是被旁人知道了他向陳樂下跪,爲陳樂的忠實僕從,必定會有損他的聲威,到時手下的人不聽從他的指揮,產生勢力削減,對於陳樂也是一種損失。

要是沒有了利用價值,那還不如不要這個小弟。

李道明混跡商場多年,哪裡聽不懂他這層話的意思,當即便趴倒在地,恩戴德。

“多謝陳爺的厚重恩,屬下一定肝腦塗地,爲您鞍前馬後,保駕護航!”

李道明連連叩首,臉上盡是激之

“行了行了,我有事先走了,你自己好自爲之。”

陳樂懶得和他繼續瞎扯淡,便轉離開了李家大宅,往自己家中走去。

Advertisement

李道明一連送出了好遠,才拜叩返回。

回到沈家,此時已經早上。

陳樂估著老婆和小姨子還沒吃早飯,於是便來到旁邊的早餐店,買了些豆漿油條,滿滿提了一袋子回到家中。

誰知剛一進家門,就看到了沙發上的沈聰。

“喲,這不是我們沈家沒用的廢婿嗎?兩天不見,還是那麼一副窩囊樣啊!”

沈聰瞟了陳樂一眼,眼中充滿著不懷好意的芒。

自上次被陳樂打後,他就一直心懷怨恨,但卻忌憚陳樂的武力,不敢隨便上門。

但好在有了父親沈千山的計策,搬出老太爺撐腰,他才重振旗鼓,大搖大擺地來到沈家興師問罪。

這時,沈紫煙皺著眉走了過來。

“沈聰,上次的事,你就已經忘了嗎,你要是再在我家胡鬧,我就要通知家族的長輩了。”

在沈家,大小事,一向是由輩分高的長輩做主,家族員之間若是出現以大欺小的況,可以上報長輩,由長輩來主持公道。

沈紫煙本不想搬出家族長輩的權威,但這沈聰三番兩次找茬,實在是讓人反

其實這麼說,也無非是想嚇一嚇沈聰,讓他有所顧忌,不要再上門擾,並不想治他的罪。

以沈聰在家族中的輩分,聽到長輩二字,應該就會乖乖消停了吧。

Advertisement

可誰知沈聰卻毫不懼,反倒出哈哈大笑。

“想拿家族長輩來我?沈紫煙,你未免太搞不清楚自己的立場了!我上次只不過是好心上門和你們拉家常,卻被你們不問青紅皁白,直接手毆打,險些重傷,若不是我強壯,現在就要被你們打進醫院了!”

他的眼神看向陳樂,鄙視道:“我勸你現在立刻向我跪下磕頭道歉,要是我心好了,或許還能饒你一命,磕頭還是要命,你自己選吧!”

他這番話,頓時聽得沈紫煙俏臉發怒。

本以爲沈聰吃了教訓,多會收斂點,沒想到卻直接顛倒是非,倒打一耙。

可以原諒沈聰的狂妄自大,卻不能容忍他的臭不要臉。

“沈聰,你把話說清楚,明明是你上門尋釁滋事,怎麼就變我們手打你?陳樂雖然是個上門婿,但絕不是任人誣陷的冤大頭,這個歉,我們堅決不會道!”

沈聰早料到沈紫煙會嚴詞拒絕,角當即出得意的笑容。

不道歉?我等的就是這個時候!

只見他翹起二郎,擺出一副囂張無比的樣子。

“是嗎,既然你們拒不承認,那我就只好稟明老太爺,讓他老人家替我做主了!” “什麼?”

沈紫煙聞言,軀頓時一震。

Advertisement

沈家老太爺是沈家目前輩分最高的長輩,掌握家族一切事務的決斷大權,若是他老人家打算替沈聰撐腰,那陳樂只怕是兇多吉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心生憂慮。

看著沈紫菸害怕的表,沈聰不大好。

“知道了就立刻給我跪下道歉,憑你也想跟我沈聰鬥,簡直是異想天開!”

說著,便出了得意的大笑。

正在這時,一直沉默的陳樂開口了。

“老太爺怎麼了,很牛麼?實話告訴你,從你進門開始,我就想打你很久了。”

他面無表地轉向了沈聰,渾上下著懾人的寒氣。

“你....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你要是打了我,你們一家全部得玩完!”

沈聰就像見到屠刀的豬,滿臉都是驚恐的表

“哦?既然橫豎都要完,那我們不妨試試,看是你涼得快,還是我涼得快!”

陳樂擡手一抓,便抓住了他的領。

一百六十多斤的沈聰,瞬間就像小仔一樣被提了起來。

“你幹什麼?我放開我!”

沈聰驚恐萬狀,他本以爲搬出沈家老太爺,就可以鎮住陳樂,讓他乖乖下跪低頭。

可沒想到面對沈家輩分最高的長輩,陳樂竟然毫不畏懼,直接向他了手。

只不過輕輕一提,自己就已經完全懸空,如此駭人的力量,顯然與上次截然不同。

如此看來,陳樂上次對付他的時候,本就沒有使出全力!

“陳樂,不要!”

眼見沈聰就要捱打,沈紫煙連忙衝上前去拉住了陳樂的手臂。

“過幾天就是老太爺的大壽,我們要是現在打了他,他們全家一定會大做文章,到時就算再怎麼解釋,都百口莫辯了!”

雖然也恨沈聰顛倒是非,但他畢竟深老天爺喜

若是真的了沈聰欺負,其他長輩可能會幫著說兩句,但要是換了老太爺,卻未必會替做主。

沈聰本來還有些害怕,見陳樂停手,臉上便又恢復了得意之

“哈哈,我可是沈家的大房長子,你現在要是了我,你們絕對擔不起這個責任!沈紫煙啊沈紫煙,你爲沈家的人,竟然還向一個廢一般的上門婿低頭,真是低賤無比啊。”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