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都市爽文 狂婿臨門 第二十八章 那個女孩

《狂婿臨門》第二十八章 那個女孩

察覺到沈紫煙臉上的驚訝,陳樂連忙打了個哈哈。

“怎麼會,老婆你想多了,我怎麼會是那種用暴力解決一切的類型,我要是那麼沒腦子,那早就被掛在街頭讓人打屁了。”

噗!

一句幽默的玩笑,把沈紫煙的緒又重新恢復了正常。

沈紫煙本來還有些擔憂,但被他這麼一調侃,臉上的霾頓時煙消雲散。

白了陳樂一眼,嗔怪道:“得了吧,就你那副笨蛋樣,不被人打就已經很不錯了,好了,時間不早,我要去睡了,你待會也早點回房休息。”

“好嘞!”

陳樂愉快的答應一聲,目送沈紫煙回了房。

不知不覺中,老婆對自己的印象也越來越改觀了。

照這個節奏下去,夫妻恩的日子馬上就不遠了。

等沈紫煙睡下,陳樂來到室外,撥通了楊鐸的電話。

“喂,是我,聽說崇州最近要新建一個城西項目,你幫我查查什麼況。”

電話那頭,楊鐸立刻點了點頭。

“大哥放心,我立刻就派人著手去查,一有消息,我便馬上向您報告。”

“嗯,去吧。”

掛斷電話,陳樂打了個哈欠,在衛生間洗漱一下,也早早上牀睡了。

第二天清早,陳樂收到了楊鐸發來的信息。

Advertisement

在信息裡,陳樂得知,城西項目的總負責人,是一個做慕容冰的人。

要打聽況,只需找詢問,便能一清二楚。

慕容冰?

看到這個名字,陳樂不覺有些似曾相識,但偏偏就想不起來。

記得小時候,他曾經和一個扎馬尾辮的小孩經常玩耍,但可惜五歲那年,那孩便舉家搬遷,從此再也沒出現。

而這個孩的名字,好像就做慕容冰。

過了這麼多年,陳樂也曾試圖尋找過小孩的下落,可每次都是無功而返,找不到毫有用的痕跡。

加上現在重名的人那麼多,也不知道是不是誤會了別人。

但無論如何,要想問道有關城西項目的消息,就必須去找這個慕容冰的人,好好地問一問了。

事不宜遲,陳樂攔了輛車,馬上來到了城西項目的工程部。

由於楊鐸事先打了招呼,所以陳樂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阻攔,便徑直來到了項目經理辦公室。

只見在寬闊的辦公桌上,坐著一個二十歲左右的人。

長得一張緻的小臉,潔白純淨,點點淡妝,將貌完全表現了出來。

重點是,紮了一個讓陳樂十分悉的馬尾辮。

“你好,我是來找慕容經理的,請問在這嗎?”

Advertisement

走進門,陳樂看向了馬尾辮的

一擡頭,眼中頓時出驚喜之

“陳樂,真的是你!真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我們竟然還能再度相見!”

馬尾一個熊抱,便將陳樂牢牢掛住。

那沁人心脾的清香,順的秀髮,一下就喚起了陳樂心中的記憶。

“你是......慕容冰?”

陳樂有些難以置信,他萬萬沒想到,竟然還能在這裡找到當年陪伴他年的青梅竹馬。

“是我,我也是偶然間接到電話才知道你要來找我,今天還特意化了點妝,怎麼樣,喜歡嗎?”

慕容冰擺弄了一下自己的長髮,對陳樂做了一個俏皮的樣子。

除了個子和服變了,其餘完全就是當年那個陪他一同長大的馬尾小孩。

“還不錯,這麼久沒見,你都在忙什麼呢?”

陳樂笑了笑,將話題引向了工作。

“我大學畢業後,就開始學習工程建設,這些年多虧有一幫好心人一路幫助我,所以我才能順利來到這個位置,對崇州的開發建設做出一點貢獻。因爲運氣還不錯,現在當上了城西項目的項目經理。”

慕容冰抿一笑,繼續道:“你呢,過了這麼多年,你是不是也在某些大公司裡上班了?”

Advertisement

“沒有,我現在暫時還只是個無業遊民,每個月就拿點基本的生活費。”

陳樂淡淡一笑,並沒有表述太多。

慕容冰見他不願多說,便也沒有再問,轉移了話題。

“對了,你這次來找我,是想讓我幫你做什麼?”

陳樂進主題,臉上當即正起來。

“是這樣的,我在調查城西項目的招標事件,據說蔣家爲了垮對手,不惜使用下三濫的手段,企圖暗箱作,走後門競爭,我這次過來,就是想向你打聽這件事的前因後果。”

慕容冰聞言,搖了搖頭。

“關於這件事,我並不知曉其中的詳,沒有辦法告訴你有關蔣家的況,不好意思啦。”

“是嗎,既然是這樣,那就算了,我另外想想辦法吧。”

陳樂臉上出一無奈,好不容易打聽到一點線索,就這麼斷掉了。

“對不起啊,沒有幫到你,我去找些人問問,到時候有消息了就通知你。”

察覺到陳樂臉上的失,慕容冰有些不好意思。

畢竟人家是來找自己幫忙的,而自己卻讓對方無功而返,著實有些對不住。

“對了,你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玩過的那個小公園嗎,我回到崇州之後,就在一直想去看看,你要是有時間的話,能不能陪陪我?”

見場面有些尷尬,慕容冰趕快把話題引向了小時候的方面。

正在這時,陳樂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上面顯示的聯繫人是沈紫煙。

“陳樂,你跑到哪去了,劉家的人剛找上門來,說是自家的爺被打了植人,要替劉西豪討回個說法,你別在外面晃了,馬上給我打車回來!”

“好,你先穩住他們,我這就回來。”

掛斷電話,陳樂的臉上出一冷笑。

好一個劉家,擾我老婆在先,竟然還敢上門來討要說法。

這等無恥的家族,出來的人果然全都是些渣滓。

“怎麼了,遇到什麼事了,需不需要我幫忙?”

見陳樂臉不對,慕容冰連忙問道。

“沒什麼,只是家裡遇到了點小狀況,我回去理一下,你就留在這吧,城西項目這麼大,不能了你。”

陳樂說完,便轉出了門。

臨走時,慕容冰住了他。

“那個,我剛纔聽到電話裡的人是個生,你是不是已經結婚了?”

不知是爲什麼,明明只是年玩伴,的心裡卻有些嫉妒。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