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總裁豪門 成了霸總的心尖寵 第8章

《成了霸總的心尖寵》第8章

沈伊這是兩輩子加起來,第一次進賀霖的房間。

他的房間當真簡潔得很,柜子全是實木的,床跟沙發是黑白的,他的換洗軍裝掛得整齊,一整排,對面是日常的服,西服,襯衫,T恤,等等,里面是鞋柜,可看出這個哥哥過得很致。

沈伊匆匆看一眼,不敢多看,扶著他往沙發,他卻低低道:“去床上。”

“哦。”一看那整潔的大床,這世還是的沈伊臉有些紅,但凡房間里的家,床是最為私的,仿佛沾上就會怎麼樣似的,沈伊低著頭,扶著他過去,酒味跟煙味索繞在鼻息間,還帶著一間的熱度。

一到床上,賀霖坐下,將煙從角拿下,掐滅了,他眉心斂起來,仿佛有點難以忍這種暈眩。

沈伊一松手,就站得遠遠的,問道:“哥哥,我給你拿醒酒湯上來?”

賀霖扯了扯領子:“不用,你出去。”

“哎,好的。”沈伊不得呢,應了后,轉飛快地出去,并順勢把門關上,一到門外才大氣。

拍拍手臂,下樓,肚子有些了。

夏珍一看下來,說道:“快吃吧。”

后繼續跟賀崢說話,兩個人聲音不低,沈伊就聽著,什麼出任務死了,出生死的兄弟,等等等……

沈伊看著一碗晶瑩剔的燕窩,想了下賀霖剛剛的樣子。

思緒還沒放開,家門口一剎車聲,詩飛快地從車里下來,匆匆地喊了一聲叔叔,就上樓去,臉上帶著擔憂,夏珍也站起來,走到樓梯口,沖詩說道:“,你等會下來吃點燕窩,順便問問你哥,要不要給弄點醒酒湯上去?你安一下他啊……”

Advertisement

“知道了。”詩的聲音在樓梯上傳來。

沈伊這才從碗里抬頭,,把碗拿進去洗了,后看了眼瓷鍋里的燕窩,走出廚房,看著夏珍,夏珍笑著上前,問道:“吃飽沒?”

“飽了。”沈伊笑著拉拉夏珍的手,夏珍說:“那早點睡。”

“好。”沈伊看了眼客廳里的賀崢,說:“叔叔,我去睡了。”

“去吧。”賀崢點頭,他穿著黑,很也很俊朗,一點都不像四十來歲的人。

但是那個氣勢,沒法擋,沈伊上樓梯,走兩步,停下,低聲問夏珍:“媽,哥他怎麼了?”

夏珍愣了下,道:“你哥一個兄弟,出任務去世了,在維和那邊……”

“啊?……”沈伊想了下,上輩子好像是有這樣的事,不過那個時候一直住在學校里,就沒太關心。

夏珍拍拍,說:“早點睡吧。”

“嗯。”沈伊點頭,上樓。

樓上還有一的酒味,本以為詩應該進門了,沒想到詩卻站在門外,玩著手機,沈伊愣了下,喊道:“詩姐姐。”

點頭。

沈伊看了眼賀霖的房門,忍了忍,問道:“哥在里面?”

:“在,不過他估計在洗澡,沒聽到我敲門。”

“那,你要下去吃點燕窩嗎?”沈伊輕聲問道,詩:“不了,我也去洗澡,晚點再找哥哥聊天。”

Advertisement

“哦,好。”沈伊也不再說話,這是詩跟賀霖的事飛快地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進門,落鎖。

躺在床上,沈伊打哈欠,睡覺。

第三天,被鬧鈴吵醒,醒過來趕刷牙洗臉,一看外頭,天灰蒙蒙的,正是練聲的好天氣。

換下睡,沈伊拉開門,一踏出去,正巧看到賀霖也穿著運服走出來,他頭發還滴著水。

沈伊下意識地把腳回房里,后頓了頓,還是勇敢地踩出去。

賀霖已經走到樓梯口了,淡淡地看一眼。

沈伊出笑容,喊道:“哥哥,早上好。”

“嗯。”他下樓,額頭的水珠順著他菱角分明的五往下滴落,沒服里。

沈伊跟在他后,想著昨晚他醉那樣,面不改,神也看不出來,但那醉態確實不同尋常。

應當是真傷心了吧……

這個哥哥,向來都是漢,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宛如天神一樣的,手中握著兵權,又曾是海軍,標槍似的姿,喜怒很在面上顯著,即使是上輩子那樣

也只是帶著冷意跟一不易察覺的殺意。

沈伊撇撇,詩也已經醒了,在門口等著賀霖,一轉頭看到他,就笑起來,隨后兩個人一塊出了門,沈伊去了客廳先喝一杯溫水,潤潤

周阿姨在廚房里忙活。

整個別墅很安靜,沈伊走到門外,尋了一個角落,面對著墻壁,開始練聲,一般來說,在樓頂練是最好的,不過樓頂的鑰匙在賀崢那里,樓頂還有他前妻留下的秋千,連詩練聲都不敢上樓頂,就更不用說了,面對墻壁練的話,聲音會經過墻壁反彈回來……

Advertisement

只是沒怎麼練過,嚨沒法打開。

陪著賀霖跑了一圈回來,也開始練聲。

沈伊看了眼詩,堅強地繼續面對著墻壁練著,詩的聲音確實很好聽,像黃鶯一樣,脆脆的。

沈伊嗓音則比較,就是那種躲在墻壁后面,啊一聲,人家都會想歪的那種。

賀霖兩圈,三圈跑下來,看向那頭的兩個孩,他可以聽見詩練出來的聲音,但完全聽不到沈伊的,他瞇了瞇眼……

背影一下,就像是罰站的學生似的。

沈伊知道自己嗓音的特點,練聲自然不敢大聲,一大早的,多尷尬。

堅強練完聲后,夏珍跟賀崢也起來了,都在餐廳里,沈伊跟詩一塊往屋里走,詩著脖子上的汗,沈伊沒運,一輕松,賀霖跟詩上樓去洗澡,沈伊坐下來,跟夏珍一起。

但夏珍跟賀崢這一大早的,兩個人就在那里說悄悄話。

沈伊用勺子弄著白粥,聽著聽著有點想笑,但終究不敢,如果沒有的破壞,夏珍估計能在賀崢這邊掙到很大的位置,夏珍心思單純,又溫可人,沒有哪個男人不喜歡的。

沈伊角含笑,心愉快,夾了塊饅頭塞進里。

快吃完的時候,賀霖跟詩才下來,賀崢拉住詩,有話要跟說,他側只剩下一個位置,詩坐下,賀霖繞過桌子,在沈伊側的椅子坐下,他上還帶著一點沐浴香味。

像是薄荷香。

沈伊驚了下,匆匆偏頭,喊道:“哥哥好。”

本來餐桌的位置都是固定的,但今天夏珍跟賀崢好像是一時沒注意,坐了,導致了這局面。

賀霖低垂著眉眼,修長的手指拿起面包抹果醬,應:“嗯。”

沈伊呼一口氣,繼續塞饅頭。

桌子上的早餐中西合并,各有千秋,沈伊夏珍喜歡吃中式的。

賀崢詩賀霖三人喜歡西式的。

周阿姨每天早上都要準備兩種,如果沈伊不在家,也會為夏珍一個人準備。

這些都足以見賀崢的有心。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