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都市爽文 都市巔峰贅婿 第22章 合謀

《都市巔峰贅婿》第22章 合謀

“唐先生,剛才的事多有得罪,還請您不要放在心上,穆老八的事兒,我會妥善置的。”

角微微的揚起,唐風也不是沒有眼的人,他看的出來,這個陳飛似乎也在顧及什麽,顯然是在給鄭世豪一個臺階下。

“哈哈,怎麽會呢,鄭老板客氣了。”

心中一塊沉重的石頭落了地,如蒙大赦一樣,鄭世豪心裏瞬間輕鬆了三分,抬眼笑著繼續說道。

“唐先生,今晚您再這兒的消費我全免了,您看這樣怎麽樣?”

眼看唐風不計較,鄭世豪心裏開心極了,連忙開始設法補救。

唐風搖了搖頭,沒有理睬,看著對麵的陳飛。

“王東,我看你現在膽子也是越來越大了是不是?”

王東此時的張就更不用說了,他腸子這時候都悔青了,今天這個什麽事兒!

“陳哥,誤會,就是個誤會!”

王東連忙苦著臉解釋。

“誤會,我覺得也是,那包白,是毒品嗎?”

王東,連忙擺手,“不是不是,瞧陳哥您說的,這地方是鄭總的地界,怎麽可能有那東西,再說了,唐先生是您的貴客,怎麽可能沾那玩意兒,絕對是個誤會!”

陳飛聞言冷笑一聲,“那還站著幹什麽,趕去給唐先生賠禮道歉!”

其實說白了,這些人實際上都和高老爺子的小兒子高輝有千萬縷的聯係,陳飛雖然不懼怕這些人,但知道,事若是鬧大了,小爺那邊雖不會說什麽,但低頭不見抬頭見,都不好做人。

王東哪裏還敢說半個不字,趕點著頭小跑到了唐風麵前。

“唐先生,剛才是個誤會,找錯人了,您別誤會!”

唐風擺了擺手,示意沒事,像王東這樣的小蝦米,他看都懶得多看一眼。

Advertisement

蒼蠅雖然小,但確實是惡心人的存在。

“好了小陳,既然事都解決了,也就算了,誤會就是誤會,沒有什麽。”

陳飛的年紀應該在唐風之上,但多活了三百年的唐風他小陳的時候,也沒有到任何一點不順口。

“好的唐先生。”

陳飛點頭答應了一聲,心裏也長出了一口氣,今天算鄭世豪瞎了自己狗眼了,差點惹出大子,按照唐風的能力,就這幾個持槍的特警,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心裏放鬆了下來,但麵對鄭世豪還是一臉的冷意。

“出去,我和唐先生還有話說!”

鄭世豪如蒙大赦,不得趕離開這個兇險萬分的地方,本以為唐風隻是個普通人愣頭青,沒想到這一掌拍在了刀刃上,別人沒拍死,自己手還差點沒斷了。

“好,好,我出去,唐先生,陳哥,你們慢慢玩,我讓人再送幾瓶好酒來。”

鄭世豪轉冷冷的瞥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子彈,毫無的對邊的手下說了句。

“帶他去醫院。”

而後打開門出去了,王東見此哪裏還敢多留,下了口令,帶著手底下十來個特警出了包廂。

見閑雜人等都離開了,陳飛繃的臉才緩和下來。

“唐先生,您沒事吧?”

唐風笑了笑,“他們還傷不了我。”

陳飛聽到這話也是一笑,“是我愚鈍了,唐先生的能力,這幾個烏合之眾還真不能拿您怎麽樣。”

唐風說著話,拍了拍邊的周昭,事已經解決了,此時他的臉才慢慢的緩和下來,但還是對剛才的事心有餘悸。

“昭,我等會出去有點事,你在這兒好好玩,我先去看看。”

周昭也看出了這個陳飛的不一般,看了唐風一眼,“風哥你去吧,我這心還跳的厲害,坐一會兒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Advertisement

兩人的關係也不用太客套多餘的話,說完唐風站了起,“小陳,先去看看高老的吧,就不浪費時間了。”

陳飛聞言自然大喜過,急忙起說是。

兩人結伴下了樓,很快坐上了陳飛來接唐風時開的奧迪A6車前。

車在有錢人眼裏自然算不上豪車,但是車一般,牌照卻很是厲害。

江A00001。

看了眼車牌,唐風心裏對這個高家的能量也有了一個大致的認識。

看來這高老的份地位,在江南省這邊,還是數一數二的,放在其它省份,這樣的車牌一般可都是省部級的一把手二把手才能用的了。

兩人上了車,陳飛發車子。

“唐先生,我看您剛才也看出來了,我是有意給鄭世豪一點麵子,也多虧您理解。”

跟隨高老這樣副國級的老將軍多年,陳飛這一點眼力見兒自然還是有的,唐風沒計較,不代表他怕什麽。

“哎,你太客氣了,我自然是不怕這些黑白兩道都有點背景的人,可是若不是你及時出現,估計事的發展也就不會這麽和平了。”

話說的很晦,陳飛聽完卻心裏不由得一陣的後怕。

早上看到唐風那一手的時候,他就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稀鬆平常的年輕人,真的不會是一般人,至,也跟省軍區那邊那個人稱“戰神”霍剛是不相上下,甚至在陳飛的眼中,這個唐風是要比霍還要剛厲害的存在!

而霍剛現在是什麽份?

江南軍區首屈一指的大人

據說曾在十幾年前的對阿三的一場戰役中,一人在西南林之中,無武況下,殺掉敵軍百餘人的“殺神!”

也正是由於有這個霍剛在,高老的大兒子高世至今未能授將軍銜!

“唐先生說的是,這些人平時無禮慣了,唐先生您為人又比較低調,也是他們有眼無珠罷了。”

Advertisement

唐風搖頭笑了笑,沒說話。

卻說另一邊,鄭世豪跌跌撞撞的回了自己辦公室,口中似乎有一團火焰在燃燒。

沒想到,今天他鄭世豪居然載在一個給安北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林家做上門婿的人手上!

鄭世豪著自己的臉,火辣辣的,但比這一掌更為辱的卻是唐風那自始至終都毫無波瀾的神

“我去你媽的!在老子跟前裝什麽深沉!”

越想越氣,他大手猛的往桌上一揮,電腦顯示屏、電話等一些東西劈裏啪啦的掉在地上。

就在此時,辦公室的門響了。

“滾!老子不是告訴過你們,今晚沒天大的事兒不要來煩我嗎!”

鄭世豪心裏憋著火,對著門口敲門的人就是一通罵。

而門外此時站著兩個人,一男一材蓋條,是鄭世豪的書助理。

“鄭總,是永生醫藥集團的王總找你。”

門外傳來書帶著音的傳話聲,十分的好聽。

鄭世豪子猛的從椅子上站起,王磊怎麽來了?

俗話說的好,這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裏,自己剛剛栽倒一個跟頭丟了人,立馬就有人上門了。

但好歹對方是永生集團的老總,他心裏即使再有火兒,也不能這個時候發,於是靜了三秒,整了整自己的服,走到門前打開了門。

“王總,您可是稀客啊,來來來,快進來坐!”

王磊滿臉的笑意,西裝領帶,頗有一副功人士的氣質。

“豪哥客氣,請進。”

兩人客氣一番,進門就座。

王磊往裏走的時間,地麵上散落的各種碎東西自然讓他看了個清楚。

“王總見笑了,剛剛不小心打翻了幾樣東西,我現在人收拾一下。”

說著,鄭世豪起走到門口準備人打掃一下,好歹他跟王磊在安北,也都算有頭有臉的人,辦公室弄這樣,不得讓人恥笑?

“豪哥真是不小心打翻的?”

王磊坐下,往背後的沙發上一靠,麵帶微笑,意味深長的說了這樣一句。

鄭世豪的臉頓時僵住了,頓了幾秒,把打開的門重新關上。

“王總可真是消息靈通啊,我這裏有個風吹草,你那邊立馬就知道,我鄭世豪可真是佩服!”

雖然說話的時候客氣的,但他的眸子裏,卻能出千萬隻箭來。

他甚至在懷疑,是不是這個王磊在自己邊安排了眼線。

最為重要的是,他聽說,永生集團做的生意,並不像表麵上看起來那麽簡單,要不然,怎麽可能在短短的幾年,市值幾倍幾倍的往上翻呢?

難不,今晚就是王磊來給自己示威?

王磊哈哈一笑,自顧自的走到飲水機邊給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

“豪哥,我想你肯定是誤會了,我之所以這麽快就知道這件事,完全是因為那個唐風!”

說到這裏,王磊眼中同樣出了恨之骨的意味,是啊,要不是唐風從中作梗,他可能早都得到林音,拿到X2的研究報告了。

鄭世豪眉頭瞬間皺在了一起,“哦?莫非王總認識他?”

“何止是認識,我和他可是死敵!”

鄭世豪似乎聽懂了什麽,臉上的表也放鬆了下來,笑著走到王磊麵前。

“王總今天來的意思是?”

“鄭總是道上的人,應該知道我來的目的是什麽吧?”

兩人相視幾秒,同時仰頭大笑,但眼中的寒意,也是愈發的濃重……

唐風這邊,車子到了市區不遠的青峰山,停在了山腰一座別墅前。

唐風下車的一瞬間,渾驟然傳來一冷意,直達心底……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