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都市爽文 不敗戰神 第四章 初為人父

《不敗戰神》第四章 初為人父

一秒記住【】

這一聲我回來了,讓秦惜從驚愕中回過了神,傾城的面容之上,神漸漸冷了下來。

楊辰清晰的看到,秦惜臉上的表從驚愕到了呆滯,再到滔天的恨意。

五年前,兩人被陷害發生關系,家族為了名聲,讓楊辰贅秦家,而秦惜本就是那種將貞潔看的比生命還重的人,也就認了這一切。

怎麼也沒想到,兩人結婚不滿一個月,楊辰忽然消失,直到母親告訴,這個男人拿了父親給的五十萬。

就在這時,發現自己懷孕了。

后來,秦家趁著生育那幾天,以秦惜為家族蒙為由,將一手創立的三禾集團,強行收為家族獨有。

想到那段灰暗的日子,無數個夜晚自己流過的淚水,秦惜對這個不辭而別的男人,充滿了恨意。

“你若是死了,我也就認了,可你偏偏失蹤了五年后,又出現在我的面前,揭我過去的傷疤,你很開心嗎?”

秦惜撕心裂肺的喊了出來,像是要將這些年來,心中抑的緒,全都發泄出來。

看著心人痛苦不已,楊辰心如刀絞。

“小惜,對不起!”

楊辰走上前,一臉誠懇,除了道歉,他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五年前,你為何要不辭而別?”秦惜輕咬紅,雙目死死的盯著楊辰。

Advertisement

“我想讓自己配得上你!”看著近在咫尺的傾城容,楊辰鏗鏘回應,這次歸來前,他已發誓,絕不會再讓眼前的到一傷害。

“呵!”

秦母忽然冷笑一聲,諷刺的看向楊辰:“簡直說的比唱的還要好聽,當年可是你主找上老秦,說只要老秦給你五十萬,你就再也不和小惜相見。”

楊辰立馬否認:“我沒有!”

他的瞳孔中,有一抹懾人的芒一閃而逝,秦母是在誣陷自己。

秦母冷笑連連:“沒有?那我問你,五年前,老秦是不是給了你五十萬?”

楊辰解釋:“我是向岳父借了五十萬,但沒用上,第二天就一分不的全還給了岳父。”

“放屁!你拿走錢后,就徹底的消失了,直到今天,我才見到你,你什麼時候還我錢了?”秦父當即否認。

這婦唱夫隨,毫不給楊辰解釋的機會,誓要將楊辰拿錢走人的罪名給落實了。

啪!

秦惜抬手就給了楊辰一掌,指著門口,緒激道:“滾!你給我滾!”

“哇……”

一直撲在楊辰懷中的小孩,放聲大哭了起來:“媽媽,不要趕爸爸走,別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就我沒有,我想要爸爸,媽媽,你別趕爸爸走!別趕爸爸走!”

Advertisement

孩哭的一塌糊涂,聲淚俱下,雙手還地抱著楊辰的脖子,生怕一松手,就再也見不到爸爸了。

秦惜頓時慌了,也顧不上繼續指責楊辰,連忙抱過兒,地摟懷中,不停的說道:“媽媽不趕爸爸走,不趕爸爸走,笑笑不哭,不哭。”

說著,淚水從眼眶無聲的落,不管心中是有多麼的恨這個男人,但他終究是兒的父親,為了兒,什麼都愿意,什麼都能忍。

“爸爸,媽媽已經答應笑笑,不趕你走了,那你也答應笑笑,再也不要離開媽媽和笑笑,好不好?”笑笑一邊哭著一邊期待的看著楊辰說道。

倆的對話的聲音并不大,但落在楊辰耳中,卻宛如一擊驚雷,讓他渾控制的抖了起來。

在機場第一眼見到笑笑的時候,就發現的五與自己有幾分相似,笑笑的年齡,也就四歲的樣子,這一切,都在告訴楊辰,笑笑就是他的親生兒!

難道說,是因為五年前的那一夜春宵,就有了笑笑?

懷胎十月,今日又是笑笑的四歲生日,加起來剛好快滿整五年,與自己離開的時間完全能對上。

楊辰越想越是震驚,猛然間快步走向前,看著那淚眼婆娑的絕子,抖著問道:“是我們的兒?”

秦惜一臉矛盾,半晌,才點了點頭,他是孩子的父親,有資格知道真相。

盡管已經猜到,可當秦惜親自確認的時候,這個消息還是讓楊辰激不已。

一代戰神,此刻竟流下了淚水,有疚,也有愧疚。

楊辰猛的一把將兒抱在懷中,在耳邊聲說道:“爸爸答應你,這輩子,都不會再離開你和媽媽。”

聲音雖然很輕,但卻鏗鏘有力,為將者,不輕易許諾,一許,便是一生。

“放開我孫!”

就在這溫馨的時刻,秦母三兩步上前,從楊辰手中搶走了笑笑。

楊辰怕傷到孩子,只能放棄爭奪。

滔天怒意不由升起,可當看到兒的時候,再想到秦惜懷胎十月一朝分娩的痛苦,以及這些年來獨自承的流言蜚語和屈辱,楊辰又生生將怒火平息。

“小惜,我知道你心,但這一次,我和你爸,是絕

^0^ 一秒記住【】

對不會看著你再往火坑里跳。”

秦母一臉憤怒,隨即又指著桌子上擺滿的金銀首飾:“這是王健帶來的彩禮,我和你爸已經替你收了,你現在就跟這個廢去辦離婚手續,然后就準備和王健結婚。”

這邊夫妻倆還沒有說要離婚,秦母就已經開始計劃讓秦惜再婚。

如果不是看在妻子和兒的份上,他早就要手了。

“哇……”

笑笑又哭了起來:“姥姥,不要趕爸爸走,我要爸爸,別趕爸爸走。”

小姑娘雖然還小,卻能聽懂秦母的話,一時間又大哭了起來,這讓初為人父的楊辰,心都要碎了。

秦母一臉不耐,冷著臉訓斥道:“秦笑笑,給我閉!你爸爸早就死了,他不是你爸爸,再哭,就把你關進小黑屋。”

秦笑笑的軀明顯抖了一下,也不敢再哭出聲,只能憋著,只能不停的噎著流淚,可憐兮兮的樣子看看秦惜,又看看楊辰。

看著兒如此懼怕的樣子,楊辰就知道,秦母之前肯定關過兒。

他心中的怒火蹭的一下漲了起來,這一刻,整個房間的溫度,似乎都降了好幾度。

親,本章已完,祝您閱讀愉快!^0^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