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都市爽文 不敗戰神 第七章 鐵血柔情

《不敗戰神》第七章 鐵血柔情

一秒記住【】

楊辰剛想要解釋,秦惜呵斥道:“你給我閉!”

“麻麻,我了!”

秦笑笑的聲音響起的時間恰到好

聽到了,秦惜看向秦父:“爸,開飯吧!”

秦父名秦大勇,因為沒有什麼能力,在秦家地位極低,但秦惜卻能力出眾,頗秦家之主的重視。

可以說,一家人能有現在的生活水平,都是依靠秦惜,所以說,在這個家,秦惜的地位很高,唯獨在婚事上,秦父秦母很強勢。

因為江州首富蘇武的車子出現,而且還送上了重禮,王健也不敢再嘚瑟,飯都沒吃,找了個理由離開了。

下午五點,親戚都走了,秦母周玉翠看向秦依說道:“依依,你先帶笑笑回房間去。”

秦依明白周玉翠是要對自己的便宜姐夫訓話了,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看了眼楊辰,隨即拉著秦笑笑離開:“笑笑,跟小姨去玩躲貓貓。”

秦笑笑雖然很想陪著爸爸,可聽到小姨要跟自己做游戲,屁顛屁顛的拉著小姨的手就走。

大廳就剩下秦大勇、周玉翠、秦惜和楊辰了。

“楊辰,既然你回來了,有些話,我們還是要說清楚的。”周玉翠清了清嗓子,忽然開口,也沒有剛見到楊辰時的尖酸刻薄了。

楊辰點頭,恭敬的說道:“媽,有什麼話您盡管開口。”

周玉翠這才說道:“你也清楚,五年前,你和小惜是被陷害,才有了夫妻之實,你們之間本就沒有基礎,剛結婚,你又不辭而別,這些年來,小惜又當爹又當媽,了多苦,承了多流言蜚語,你本不知道,甚至就連一手創立的三禾集團,也被家族強行占有,而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

Advertisement

楊辰的心很痛,他知道,這些事,并不是周玉翠隨意造,而是事實。

他離開五年,尤其是在秦惜懷孕的況下,可想而知,會有多關于的惡言惡語。

秦惜也是雙目通紅,潔白的牙齒地咬著紅

“媽,您說的這些,我都明白,不過您放心,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補償小惜和笑笑,今后我一定不會再讓你們失。”

楊辰一臉正,言語中滿是真誠,他不知道能說什麼,只能用自己的真誠來表示。

“你還敢跟我們談以后?”

這時候秦大勇蹭的一下站了起來,滿臉都是怒火:“你當我兒是商品嗎?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丟掉?”

秦大勇說著,手指向一旁茶幾上擺滿的金銀首飾:“你看看別人,為了娶我兒,都送了些什麼?你不過是個一無所有的廢,真以為自己當了五年兵,就能給我兒幸福?我兒已經被你耽誤了五年,明天一早,你們就去離婚。”

周玉翠也被秦大勇的話染了,滿臉都是淚水,哭著說道:“老秦說的對,你們明天就去離婚,想要追我兒的男人,排隊都能繞江州一圈了,卻被你這個廢給糟蹋了,你竟然還想要繼續糾纏,你如果真的,那就跟把婚離了。”

楊辰臉上滿是哀傷,無論岳父岳母怎麼說他,怎麼罵他,都是活該,一想到秦惜這麼多年來獨自承的一切,心更是痛苦不已。

他五年前之所以要離開,就是配不上秦惜,唯有伍,他才有可能闖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才能配得上秦惜,但他卻不知道,只是一次,秦惜竟然懷孕了。

Advertisement

秦惜早已淚流滿面,多年來獨自承一切,讓變得堅強無比,即便淚流滿面,依舊不肯讓自己發出一點哭泣的聲音。

看到秦惜這幅痛苦的模樣,楊辰心中更是難

如今,即便秦惜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也要想辦法給摘下來,只是,秦惜愿意接嗎?

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從始至終,都是他的單相思,其實比五年前更早,他已經喜歡了,只是秦惜從未正眼看過他,即便是被人陷害,與他有了夫妻之實,即便為了家族榮譽跟他結婚,但正如秦大勇所說,他們之間本就沒有基礎。

楊辰卻自以為是的認為,只要自己能配得上秦惜,就能讓幸福。

這一刻,他才意識到,他錯了!

錯了整整五年!

嘭!

楊辰忽然起,朝著秦大勇和周玉翠的方向重重跪了下去,一聲巨響,整個房間好像都抖了一下。

“岳父岳母在上,請楊辰一拜!”楊辰臉上的表嚴肅而又莊穆。

嘭!

他的額頭,重重叩在堅的大理石地板上。

“楊辰,你在做什麼?”

看到楊辰額頭上滲出的鮮,周玉翠頓時驚一聲。

“你休想要用苦計來換回秦惜的原諒。”

秦大勇也是一臉驚訝,隨即又看向淚流滿臉的秦惜:“小惜,你千萬不要被他的苦計迷,這種廢,一輩子都不要原諒。”

嘭!

楊辰就像什麼都沒有聽到,接著又是重重一拜,叩首。

^0^ 一秒記住【】

“楊辰再拜,謝這些年來,二老對小惜和笑笑的照顧。”

接著,再拜!

“這五年來,楊辰未能盡到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職責,讓小惜承無數流言蜚語,讓笑笑從小就沒有父親,我對不起岳父岳母,更對不起小惜和笑笑!”

嘭!嘭!嘭!

每一次叩首都是無比的用力,似乎只有這樣,他心中的痛苦才能減輕一些。

一連數十個叩首,楊辰的額頭早已流不止。

一旁的秦惜,也早已淚流滿面。

楊辰終于站了起來,這一刻,他忽然輕松了許多,走到掩面而泣的秦惜面前,忽然開口說道:“小惜,我們離婚吧!”

聽到楊辰的話,秦惜渾,秦大勇和周玉翠兩人,也是一臉驚訝和意外。

秦惜抖著軀站了起來,地咬著紅,臉上的妝容早已花了,但依舊難以掩飾的傾城容貌。

啪!

“離婚?”

掌打在了楊辰的臉上,怒道:“你拿我當什麼人?”

“我承認,五年前的事,你也是害者,不愿意跟我結婚,可以拒絕,為什麼都已經結婚了,你卻要離開?”

“你走之后,我承了多流言蜚語,了多委屈,你知道嗎?兒在兒園被小朋友欺負,罵是沒有爸爸的野種,你知道嗎?”

兒拿著我們唯一的結婚證件照,無數次的問我爸爸什麼時候回來,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難嗎?”

“我好不容易等到丈夫回來,兒好不容易等到爸爸回家,你卻告訴我,要離婚?”

“你告訴我,你是能對得起我?還是能對得起兒?”

秦惜終于徹底的發,放聲大哭了起來,像是要將這五年來獨自承的一切都發泄出來。

每質問一句,楊辰的心就痛一分,等到秦惜大哭起來的時候,那個征戰沙場,即便上千瘡百孔,也未曾痛呼一聲的英雄,此刻竟然落淚。

楊辰上前一步,猛然間將秦惜抱在了懷中。

“放開我!給我滾!徹底的滾出我的生活,你不是要跟我離婚嗎?明天我就們就去民政局。”秦惜一邊掙扎一邊哭著,用力地捶打著楊辰的膛。

楊辰的手臂像是虎鉗,很,任由發泄,在耳邊輕聲呢喃:“對不起,這輩子,我都不會再離開你們!”

親,本章已完,祝您閱讀愉快!^0^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