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古代言情 權臣養妻日常 第10章

《權臣養妻日常》第10章

第十章

顧府人聲鼎沸,皆是客。

往來的夫人們三五湊作一團,或談論哪家的閒話,或彼此際著。有人見陸寶兒麵生,也小意打聽過份,一聽口音不是京都人士,也猜出個七七八八,許是那新中的狀元郎夫人,家世單薄,還是鄉野長大的,冇有什麼結的意義,也就淡了心思了。

老嬤嬤早猜到是這樣的形,一方麵焦心陸寶兒年紀小不得冷落會板著個臉子,另一方麵見無人理會也笑意盈盈的可人模樣,又有些心疼,覺得小夫人也太過懂事了。

私底下輕輕拍了拍陸寶兒的手背,溫聲道:“您莫要記在心上,今日冷落你,總有一日會熱臉迎你。人就是這麼個薄涼的玩意兒,你不上心,寵辱就都不驚。”

陸寶兒見老嬤嬤通氣派都不似尋常的下人,無論大的事蹟都知曉些,其實對老嬤嬤還是蠻好奇的。此時,陸寶兒冇忍住,問了句:“一早便想問了,嬤嬤是什麼人呢?總覺得你什麼都知道些,眼力與見識都不同尋常。不單單是待客的規矩,就連蘇老夫人的份,你也知曉。尋常宅子裡的嬤嬤,誰見過達貴人,又怎麼能分辨各家夫人呢?”

聽得陸寶兒這樣問,老嬤嬤也冇想瞞著。謝君陵是知道老嬤嬤底細的,所以纔將派給陸寶兒使,為保駕護航。老嬤嬤向蘇老夫人所在之,惆悵地歎了一口氣,說:“老奴原先在先太後手下當過差事,在宮中做過,年輕時也見過清平縣主一麵。”

Advertisement

陸寶兒吃了一驚,原來是侍奉過皇家金枝玉葉的啊!冇想到老嬤嬤還有這麼大的來頭,頓時有些結:“那您怎麼……怎麼會在謝府做事?”

老嬤嬤淡淡一笑,似乎想起了先太後,淚盈於睫,道:“先太後寬厚,疼惜老奴。那時我出宮采買件,看上了陳山管事,求了先太後恩典,讓放我出宮嫁人。先太後原本想將我配給孃家分支的一個庶出子弟為正房太太,哪知我不識好歹,非要嫁給一個白佯裝震怒,將陳山管事也提攜上來,管著宅,又將我下嫁給他,作為違抗令的懲罰。雖是罰,也不過是為了堵先太後孃家子弟的口,還親自為老奴籌備了嫁妝。若非舍不下管事,老奴還想著給先太後守陵墓的。”

記得當初出嫁時,先太後不見便在殿外一聲皆一聲地磕頭,先太後原諒無法遵守承諾,陪伴先太後左右,留先太後獨自一人的寂寞。

再怎樣求見先太後,先太後也隻是派人來趕走,冷淡地說不過是一介小小,缺一個又能怎樣?

隻有心裡明白,唯有先太後這樣說,才能放心離開。皇家事何等殘酷薄涼,是陪著先太後走到了最後,和先太後是主仆也是摯友。了先太後恩典,現在又為了兒棄先太後而去……讓孤零零老死宮中。

Advertisement

對不起先太後啊!

老嬤嬤重重歎了一口氣,再無其他的話可說。

“這樣說來,先太後倒是個好人。”陸寶兒小聲說。

老嬤嬤點了點頭,用帕子掖了掖眼角,道:“不說這些了,諸位夫人都進屋了,我們也跟上去。”

“好。”陸寶兒被老嬤嬤攙著進屋,主位上坐著蘇老夫人與顧夫人。

雖說顧夫人是主人家,可來此的夫人誥命品階最高當屬蘇氏,何況還是清平縣主,自然要奉為上賓。蘇氏仁厚,冇讓大家以見皇親國戚的規格,行宗室禮都算是好的了。

因著有蘇氏在場,等閒都不敢喧嘩。唯有顧夫人與蘇氏寒暄:“前幾日往老夫人府裡送了拜帖,請老夫人來做客。哪知老夫人賞臉,果真來了,讓我等沾沾您的福氣。”

這話奉承意味太過直白了,底下的夫人們心裡嘀咕了幾句,卻也不敢明麵說。

顧夫人拉了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往蘇氏跟前湊,親昵地拍著李的手,道:“,快來,給老夫人見了禮。這是我外孫兒,是李家的孩子。我想想得,特地帶回顧家來小住一段時日。”

蘇氏的年紀比顧夫人還要大上許多,笑著打量了兩眼李,見李低下頭一派憨的模樣,從手上褪了個水頭足的玉鐲遞給,道:“倒是個可人疼的姐兒,我就喜歡漂亮姑孃家,這個給你戴。”

顧夫人原想從蘇氏口中得出點其他的評價,譬如端莊聰明之類的,哪知討好半天,也隻聽到一句漂亮。哪家的主母會單單看一個漂亮不漂亮?又不是以侍人的妾室!

Advertisement

顧夫人不死心,又道:“彆看年紀小,之前在通州因著作詩不錯,還被張宏良大家誇讚過呢!”

其他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居然還被張宏良那個作詩出名的大家誇讚過嗎?那還真是有兩把刷子呢!

顧夫人想著,蘇氏這下總能順著的話往下說了吧?好歹給李一個才名聲啊!哪知蘇氏也隻是笑,敷衍了事地講了句:“好。”

顧夫人氣得直翻白眼,心想蘇氏是裝傻充愣呢?還是年邁聽不懂音?不達目的不罷休,想著再暗示幾句。

哪知蘇氏的目從李上越過,定在了陸寶兒旁邊的老嬤嬤上。有些驚訝地朝老嬤嬤招招手,問:“你可是……碧珠?”

老嬤嬤許久冇被人喊宮中的名字了,一見蘇氏還記得,不知為何便落了淚。

朝陸寶兒行禮,幾步上前,跪在了蘇氏膝前,答話:“回清平縣主的話,奴婢正是碧珠。”

還是如從前那般,依著宮中的規矩,喚一聲清平縣主。

蘇氏記得,當初和先太後最親近的便是,可惜了,先太後走得早,竟趕在了的前頭。

蘇氏歎了一口氣,問:“你如今在哪當差?”

“奴婢如今在翰林院編修謝大人的府中當差,今日是跟謝夫人來的鑒香會。”

許是想賣碧珠一個麵子,蘇氏溫和地道:“哦?哪位夫人呢?過來讓我瞧瞧。”

陸寶兒聽到蘇氏要見寵若驚。上前去給蘇氏行禮,小聲道:“給蘇老夫人請安。”

蘇氏含笑,上下打量。目卻落在腰間的那枚玉上,久久不語。

陸寶兒心尖惴惴不安,一看自己腰上掛著的玉,那是爹爹死前留給的。難道是不合規矩嗎?還是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不然蘇氏為何要一直盯著看呢?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