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古代言情 權臣養妻日常 第16章

《權臣養妻日常》第16章

第十六章

謝君陵好歹是新晉狀元郎,想要結他的小小吏不知凡幾。送上謝府的拜帖數不勝數,均讓陸寶兒以“初來京都水土不服”的由頭堵了回去。近來嗜睡,有些厭煩應對這些人。

見陸寶兒睡,柳香大喜過,私底下和老嬤嬤碎:“夫人是不是有喜了?”

老嬤嬤聞言,啐了一聲:“瞎說什麼呢?!”

柳香頗委屈,嘀咕一句:“是我多了。”

老嬤嬤苦著一張臉,也知道這事兒不能怪柳香。任誰見老爺太太天睡一張床,都會覺得喜事將至。

難道不想陸寶兒有孕,產下個嫡長子嗎?而是這個丫頭不爭氣,分明和謝君陵還冇圓房!

陸寶兒不知道老嬤嬤與柳香的這些心思,隻知道住在府中的日子歡快極了。冇人敢給,想吃什麼喝什麼,吩咐夥房一聲,廚娘便會想方設法給做出來,生怕得罪了這謝君陵心尖尖上的人。

哪知後來的一封拜帖,得陸寶兒想躲也躲不了。那是傅府發來的帖子,是蘇老夫人想請上門做客。

說來也怪,一個平平無奇的翰林院編修夫人,怎就了蘇老夫人法眼?可見,緣分一事,當真是妙不可言。

陸寶兒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拂了老夫人麵子,隻能任由老嬤嬤收拾,登門拜訪。畢竟要進的是尚書令的家宅,傅府三房太太都是京都顯貴的子弟,自然不能往糙了打扮,以免小家子氣,讓人瞧不起。

老嬤嬤可是伺候過天家的,就冇冇瞧過的妝容。老嬤嬤給陸寶兒用銅做了個兔耳形的頭髮撐子,底下滿月珠花簪,比起去顧家那次的清秀可人,多了點富麗華貴。

Advertisement

老嬤嬤瞧著滿意,再給陸寶兒挑了件織金翠竹褙子,搭一件雪蓮紋,披上加了兔膽的鬥篷後,兜帽裡頭顯出陸寶兒那張紅妝飾的臉來。

人在骨不在皮,不得不說,陸寶兒不但是皮相,就這骨相,哪怕日後被謝君陵養得了,也滿是珠圓玉潤的風韻,怎樣都差不了。

這廂剛打扮好,那廂已有柳香來報,說是馬車備好了,隻等夫人上車。

老嬤嬤攙著陸寶兒去傅家,以為這次和顧府一樣,要等上好些時候,於是還特地準備好了點心盒給自個兒墊肚子。

哪知陸寶兒的馬車通到傅府,路上冇人來攔,一路暢通無阻。傅府比顧家可是尊貴多了,很顯然,是有人提前打過招呼。打招呼的這人是蘇老夫人嗎?對於這種莫名的善意,陸寶兒到莫名其妙的。

老嬤嬤也不知蘇老夫人打著什麼算盤,隻重重了一把陸寶兒的手,對搖搖頭:“老奴托大一句,夫人且小心些,雖說清平縣主是個好心腸的主子,還給了咱們臉麵,可也不要太過傲氣,自以為有那個價。出門在外,行不得半點差錯。”

“嬤嬤放心吧,我心裡有分寸。”陸寶兒應了一聲,垂眉斂目走向不遠靜候的秋

一見便笑臉相迎:“謝夫人可算來了,老夫人在花廳裡等候多時了!”

陸寶兒也笑盈盈地答:“勞煩秋姑娘在外頭接我……方纔從府外進來,好像冇瞧見其他夫人的車轎,可是我來早了?”

知道蘇老夫人今日就請了陸寶兒一個人,雖說也納罕不已,可到底不敢得罪,是以畢恭畢敬地答話:“老夫人就隻請了謝夫人來做客。”

Advertisement

陸寶兒吃了一驚:“就隻有我嗎?”

“是呢。”秋領到花廳裡,蘇老夫人正靠在羅漢榻上閉目養神。

陸寶兒見這屋子四陳設華貴,門邊還擺著兩個等的青花瓷花瓶,剛一進屋,還嗅到一淡淡的檀香,便知道這是老夫人常待的花廳。竟然不是會客廳,而是讓來慣待的地方嗎?這樣親昵的舉,倒讓陸寶兒心間惴惴不安。

給蘇老夫人請了安,蘇老夫人悠悠然醒轉,見是陸寶兒,喜得合不攏。那日冇空多打量陸寶兒,如今見頭上珠花,著,一顰一笑間全是瑤兒的影子。

蘇老夫人忽然就了眼眶,哽嚥到說不出話來。

陸寶兒最見不得老人家落淚,此時也顧不上什麼份高低了,急急過去攀了蘇老夫人的手,問:“您這是怎麼了?可是我有哪不合您心意的?”

陸寶兒早就想問這話了,隻是之前怎樣都問不出口。

蘇老夫人拿著帕子拭眼淚,見陸寶兒搭在手臂上,心裡煨,自嘲道:“瞧我,喊了謝夫人來,又整日冇個好臉,倒嚇唬了你。不是謝夫人不合心意,而是太合心意了!”

太合心意了?陸寶兒冇明白。不過隻要不是看不順眼就行了,陸寶兒也不管那麼多。

蘇老夫人吩咐趙嬤嬤:“謝夫人一大早便坐車趕來了,想必還冇吃多東西。你吩咐廚娘將平時做的玉容糕、花糕、蛋黃一類糕點端上來,讓謝夫人墊墊肚子。”

陸寶兒怕給蘇老夫人落個饞的印象,急忙婉拒。

Advertisement

蘇老夫人倒笑著拍了拍的手,慈地道:“我在你這般大的時候,也怕我母妃帶我出門做客。人來往應付一整天,大早上就得起來,肚子空著,又不敢失了皇室麵,和人討吃的。如今老了才知道,那都是死要麵子活罪。請你來府中做客,自然是要善待你的,大可敞開了吃。”

“噯,那就謝謝老夫人了。”陸寶兒還是有些拘謹,蘇老夫人也不強求。

哪有見一麵就親熱起來的?自然是要徐徐圖之。

另一頭,十香院。程淩燕從丫鬟杜鵑口中得知蘇老夫人院裡來了客。

發的翠玉簪彆在頭上,問:“是哪家的夫人?”

“聽說是翰林院編修家的夫人。”

“哦?老夫人怎麼請了那樣名不見經傳的人來府中玩,這位夫人孃家可有朝中哪位大人?”

杜鵑想了半天,說:“我聽人說啊,那家的謝夫人是鄉下來的。”

“一個鄉下婦人?外祖母為何要接這樣的人來家中做客?”程淩燕吃了一驚,手上的簪子一下落了地,簪頭上的珠花碎了,心疼不已。

杜鵑撇撇:“不止呢!老夫人在來之前,還吩咐廚娘先蒸玉容糕熱著,連小姐的燕窩粥都顧不上了。”

怪道程淩燕今日冇吃到燕窩粥,原是下人不夠儘心!可惜那夥房是獨屬蘇老夫人的,就是想發脾氣,也不敢鬨到老安人院子裡。

“什麼?可是那要蒸兩個時辰的玉容糕?”氣了半天,程淩燕又想起那玉容糕來。這可是用各類最細的乾果碾碎,混上糖油做餡兒,再用麪皮包糕兒,起模子印出花型,維持火候蒸上個兩個時辰方能起鍋。

步驟繁複,就連想吃,都得等到午後,夥房空下來纔有時間去蒸糕,哪有早晨起來停了正經主子的吃食,專為一個鄉下小婦蒸糕的?

自然不敢說蘇老夫人不好,於是隻換了裳,想去老夫人的院子裡會一會這來頭甚大的鄉下夫人!

倒要看看,這得寵的客,可有這個外孫兒金貴!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