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古代言情 世子爺他不可能懼內 第1章 納你做良妾可好?

《世子爺他不可能懼內》第1章 納你做良妾可好?

 【系統綁定中】

 【痛輕微,福利發放請查收】

 一巨大的吸力將阮蓁推夢境。

 夢里的表哥范坤,一步步近。

 “我想要你很久了。”

 “我名下有一宅子,表妹去那伺候我怎麼樣?

 范坤貪婪的臉定格。他想將自己藏起來,當外室。

 阮蓁猛然驚醒。燙傷的手腕這會兒還火辣辣的疼,額間冒著細細的汗,急促的平復呼吸。

 *****

 明徽八年,臘月寒冬。

 昨兒下了一宿的當,漫大卷地,晨起將歇。

 侯府院,紅綢高高掛起,皆是喜意。

 阮蓁總算換下守孝的素,頭上別了雕工細致的梅花簪,卻依舊面若芙蓉,氣度高雅。

 竹奏樂余音繞梁,阮蓁出了新嫁娘的箱閣。

 “哪有如此作踐人的?姑娘一針一線繡的荷包,里頭放了自制的安神香。卻是里一文不值的便宜貨。”

Advertisement

 “早知道送什麼那邊都不滿意,還不如不費心思。”

 后伺候的檀云忿忿。

 阮蓁下心底的復雜。半垂著眼簾,踩著積雪深一步淺一步往回走。繞過曲折的長廊。

 “我不過一個表姑娘,難不還能堵上們的?”

 明明懷里抱著暖爐,卻冷的指尖發

 侯爺原配生的大姑娘出閣,的確是件大喜事。

 可誰還記得一年前姑母的難產亡故?

 偌大的侯府,數一數二的面人家,卻說腹死胎中乃大兇,草草辦了喪事。

 姑母即便是沒有娘家撐腰的繼室,可是為誕下侯府的子嗣才遭此不幸,一尸兩命,卻到死也沒個面。

 檀云垂下眼簾:“姑娘這一年極出院子,為了什麼侯府哪個不是心知肚明?偏生范老夫人昨日派人來了一趟,說大姑娘出嫁,讓您莫缺席。”

 “害的您遭那群人的白眼。”

Advertisement

 阮蓁看向紅腫未消的手腕。

 姑母喪期未滿一年,侯府卻一次次大辦婚嫁。到底留下詬病。

 范老夫人是讓出來撐場面,莫讓旁人以為侯府虧待了

 冷的攏披風:“你以為,我不去就無法落人口舌了?”

 主仆二人沿著小道回去,途經八角涼亭。

 “蓁妹妹。”

 范坤等候多時,聽見靜后,他倏然起,疾步朝阮蓁走來。語氣稔:“你這是打算回去?”

 “我未過孝期,不好久留。”

 范坤倒是聽后很不高興:“你信這些做什麼?不過都是無稽之談。”

 范坤看著阮蓁,沒想到出落的愈發人。

 繼母還在時,他就惦記上了。

 可他是侯府嫡子,份尊貴,怎可娶雙親皆故,隨著繼母一同府,完全給不了他助力的阮蓁。

 可……

 不說阮蓁這張臉,但看腰是腰,姿,也足夠讓他在新婚夜著許氏,想的卻是另外一張臉。

 至此后,日日念著,愈發心

 他看著阮蓁,端是溫文爾雅:“你如今十七了。嫣兒這個年紀早就許配了人家。”

 他突然提著這個,阮蓁不由心生警惕。

 “我得為姑母守孝三年。”

 看著上下嗡,范坤一陣眼熱。許是喝了酒,眼底也沒了以往的清明,更沒了以往的顧忌。

 他上前一步,近阮蓁。說的極為親昵。

 “阿嫣親你出院子,幾月前我娶許氏,卻不見你,表妹,你是不是心底介懷?”

 “我娶許氏,不過為了侯府興衰,心里眼里可只有你。”

 “蓁蓁,待你孝期一過,我便納你做良妾如何?”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