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古代言情 我與殿主解戰袍 第1章 輪回路翻車了?

《我與殿主解戰袍》第1章 輪回路翻車了?

 波詭譎的落霞山。

 萬丈懸崖最底部,一樹枝艱難的掛著一個人。

 人搖搖墜,不知是死了還是活著的,樹枝穿口,腹部被迫高高鼓起。

 白婳是被疼醒的!

 子倒掛著,仿佛五臟六腑都要從腔里掉出來了。

 費力的睜開一雙眼睛,眼前一片模糊,只約看得見天上慘白的月亮。

 白婳腦子一懵,特喵的,不是回路此刻正在回的路上麼?這又是什麼鬼地方?!

 腦袋后仰,脖頸一陣酸痛,口鼻眼里全是倒灌進去的水。

 與此同時,腦海之中也不斷的開始涌來那些陌生而又悉的記憶。

 穿越了!

 白婳,一個和有著同樣姓名的可憐蟲,大端朝皇帝親封的惠安郡主。

 其父乃赫赫有名的戰神將軍,卻英年早逝戰死沙場。

 母親貴為長公主,在生下后的沒幾年便抑郁而終,只留下年的原主在大冬天的得了場風寒,了個癡傻兒。

 好在皇帝疼,原主剛及笄沒多久便賜婚給了心心念的男人——鎮北大將軍周易安為妻。

 自小慕周易安的英勇無雙,一片癡心全都落在了周易安上,癡傻的以為周易安也是的。

 可誰知周易安不過是在利用的癡心,救出他的新梅竹馬罷了。

 他所有的真心,都不過是在為救完長歌做鋪墊,是他央著去求了明德帝,還完長歌自由。

Advertisement

 那完長歌本是罪臣之,更是周易安的青梅竹馬,當年完一族犯下重罪,被明德帝滿門抄斬,皇帝念,便將關至掖庭自生自滅。

 在明德殿前跪了三天三夜才求來的釋放,以為這樣就能讓周易安開心。

 卻沒想到他卻在第二日就納了完長歌進府做平妻,瞧著是個傻的,便時常換著法兒折磨

 甚至在懷胎九月,眼看著孩子要降生的時候,慫恿出門祈福,然后提前在路上安排了馬匪,好讓直接一尸兩命,死的干凈,再坐上正妻的位置。

 那時候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周易安的,是他在新婚夜隨便找的一個男人將玷污,他就連都一下都覺得惡心!

 從娶開始,這一切都不過是場算計罷了,就連周易安對的好,都是裝的,直到完長歌進府后才知道自己為了別人的棋子。

 可依舊死心塌地的相信著周易安,一心一意的著他,到死是才徹底明白,自己對他的有多可笑可悲。

 如此才有了的可乘之機,讓的靈魂直接到了白婳的里,白婳直呼好家伙,地府里的話本子都不敢這麼寫。

 還來不及消化腦海中這些七八糟的記憶,腹部之間忽然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

 這才想起這已經懷胎九月了,白婳連忙去自己的肚子,果真高高隆起!

Advertisement

 那疼痛便是即將要分娩的征兆,劇烈的宮已經讓疼的面扭曲搐,伴隨著樹枝咔一聲脆響,下意識的護著肚子掉在了地上。

 好痛!

 眼前一陣一陣發黑。

 一陣劇痛過后,嬰兒清脆的啼哭聲頓時傳遍整個幽深冷的森林。

 白婳松了口氣,看來胎兒很健康。

 想為地府鬼獄殿主,好不容易給地府打五百年的工才換來的轉生機會,卻直接重生到了這麼個傻子上。

 一定是地府那些個糟老頭子干的好事兒。

 眼下只有將就這,先給報個仇,為自己積點兒功德重修靈,再回地府。

 在心里盤算好,白婳牙齒打著口的樹枝拔了出來,甚至聽到了樹枝從里剝離出來的粘膩聲,那上面還掛著

 息片刻,立馬抱著孩子到了山腳下,雖然沒了靈,卻也足夠讓支配這,好在不遠有一間獵人留下來的木屋。

 帶著孩子進去,理好傷口之后才來得及細細去看一旁的孩子。

 皺紅通通的一團,丑的不忍直視,唯有孩子眼角那一顆鮮紅的淚痣格外的引人注目。

 白婳一愣,這淚痣……怎麼這麼悉?

 怎麼那麼像某個人?

 “臭婆娘,哼哼,里翻船了吧!”

 忽然,后一道森森聲音響起。

Advertisement

 白婳瞇眼,一掌打向一旁黑暗角落里,一聲凄厲的慘聲刺耳撓心。

 一只披五彩,卻有三足的鳥從角落里走出來不甘心的說著:“白婳,老子都被你欺負幾百年了,好不容易等到你轉生回,還要連累本大爺一起!”

 它堂堂上古神鳥赤烏,被這個人奴役了上百年,唯有等回轉生它方可獲得自由,卻沒想到花了幾百年才等來的回路居然翻車了!

 還連累了它也一并來到了這人間界,循著的氣息才找到了此,現在想要恢復自由也是沒可能了,只能繼續被這個臭人奴役。

 五百年前,有人欠了一條命,他便用了這赤烏神鳥當做補償,與生生世世捆綁在一起,而他們之間的契約一旦立,也就意味著和那個男人的糾葛,永遠都沒有結束的時候。

 唯有重新投胎回轉世,方能擺這該死的契約,徹底自由。

 “哼,除了那幾個老家伙,沒人敢我白婳的回道,他們既然不想讓我好過,那他們也別想好過!”

 白婳危險的瞇眼,天知道為了五百年一次的回,被那慘無人道的地府欺負的有多慘。

 敢回道,活膩了!

 赤烏跳上桌子,一雙的雙眼盯著那睡的正香的孩子。

 惻惻道:“這新生嬰兒的靈魂最味了,你要是嫌他礙事,就給我吧!”

 赤烏映照在墻上的黑影逐漸變大,尖利的爪牙顯現出來。

 白婳一掌扇飛下去:“老娘的兒子也是你能的?”

 好歹這娃也是親自接生的,現在又被迫寄生在這里,怎麼說也得為原主報仇雪恨吧!

 有預,真正的白婳會回來找的。

 嬰兒的臉:“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鬼獄殿主白婳的兒子了,有你老娘在,萬鬼勿近,保你一生平安!”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