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古代言情 鳳回鸞 第1章 天子賜婚

《鳳回鸞》第1章 天子賜婚

元宵剛過,一場綿綿細雨初初停歇,把長公主府外的白磚衝洗得亮。

今兒是長公主壽辰,作為皇上的親姑母,府外車馬排長龍,也圍了不看熱鬧的百姓。

“昨日的賜婚,真是荒唐至極!”

人群中突然衝出一醉漢,搖搖晃晃地摔進水坑裏,濺得水珠四濺,打了他的麵,也在眾人的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春雨雖停,天空卻是沉沉。四周的人自一個圈,有眼的,一眼認出醉酒的是屢試不中的張家獨子。

張乾元不知飲了多酒,兩手曲著撐向地麵,卻無力地“噗通”朝後摔倒,胳膊磕得麻了一半,惱怒地衝天撒潑,“老天不公!太子無才又無德,朝中誰人不知太子終要被廢,不過是占了一個原配生的名頭,卻賜婚裴家,蒼天無眼!”

這話一出,眾人麵麵相覷,想要談論,卻都不敢出言。

妄議天家,那可是殺頭滅族的大罪。

不過說起昨日的賜婚,確實讓人震驚不已。本朝太子資質平庸,一本《三字經》苦讀半月都不能記,騎功夫更是平平,長到雙十年紀,別的皇子早早參政,他卻還在太學讀書。

所有人都覺得太子撐不到親,便會被廢。可皇上突然賜婚,還是首輔之,讓眾人始料未及。

“爾等鼠輩不敢言,我來言!”張乾元見眾人無聲,目鄙夷,憤世嫉俗地轉頭噴道,“當今太子沉迷孌,在下九流的下尋歡作樂,可憐裴家再出,那也......無濟於事......嗚嗚。”

Advertisement

不及張乾元說完,兩個長公主府的小廝衝出來,一個捂住他的,另一個拖著他往外走,眼瞅著是要拖去理掉了。

眼看著張乾元被帶走,眾人沒了戲看,神各異地轉頭顧盼,漸漸散開。但張乾元開了個頭,其餘的人雖不敢大聲喧嘩,卻也忍不住私下談論。

長公主府對麵的小巷口,烏雲的影下,停了幾個書生模樣的人。

有人惋惜道,“確實可惜了裴家,父親是權掌天下的首輔,母親又是頗有才名的夫子,舅舅還是大將軍。京都家世最好的貴,卻......”

這人言又止,但馬上有個矮胖的方姓書生冷哼接話,“世家掌權多年,指不定皇上早想理裴家。外行人看賜婚是喜事,可咱們誰不知道皇上漠視太子,我看啊,皇上這是要把太子和裴家一塊兒理了。”

“可聽聞裴家才貌無雙,姿容更是冠絕京都,若是就這麽隕落,著實令人不舍。”

“沒什麽好可惜的。裴家眼高於頂,連壽王的親事都拒絕了。這樣的子,是天上明月一般的存在,我們做夢都別想沾染半分。好比方才的張乾元,一個小獨子,不過是寫的詩得了裴首輔的兩句稱讚,就癡心妄想去提親,被拒後竟日日買醉,今兒說了這番話,連帶張家也要跟著倒黴。我勸各位啊,功名未中前,莫要生了高攀的心思。”不然也是癡人說夢。

壽王是繼後嫡子,不僅文武雙全,還治水有功,深得皇上寵。不人都認定,等太子被廢後,上位的必定是壽王。

Advertisement

可裴家連壽王的親事都給拒了,可見眼界之高。

“方兄說笑了,我們哪裏敢去高攀。”

“就是,不過是聽聞裴家貌比西子,若是就此香消玉殞,歎幾句而已。”

方硯林麵不屑,梗著短的脖頸,歪頭道,“娶妻娶賢,我雖沒見過裴家,可再貌的姑娘,也不如一位賢妻來得好。你們這般稱讚的容貌,好似在說萬花樓的花魁一般,我是絕對不喜這樣的姑娘......哎呦,誰拿石子砸我?”

話沒說完,不知何飛來一顆拇指大的石子,正中方硯林的後腦勺,頓時有熱滲出。

等他們轉頭找人,卻看到烏泱泱的馬車長龍,四周人來人往,哪裏認得出是誰砸的石子,忙心虛地匆匆散開。

不遠,剛停下的一輛馬車中坐了一人,蟒袍華服,坐姿筆

車簾被掀開一條隙,出一角視線,雖看不清裏頭人的全貌,但隻一個側便足夠讓人驚豔,雕刻般的臉龐著棱角分明的冷峻,長而卷的睫下是烏黑深邃的眼眸,幽幽來,如凜冬裏的寒冰。

隨從低頭不敢多看,著嗓子問:“太子爺,方才那些人,如何理?”

李長安長瞼微閃,轉頭看向木窗外,薄微啟,聲線猶如寒風化的冷刀,淡漠地吐出三個字:

“老規矩。”

隨從立即明白,放下車簾,正要駕馬車離開,卻聽到不遠傳來一陣喧鬧,轉頭看到裴家馬車的同時,主子也讓他等一等。

Advertisement

方才經過張乾元一鬧,眾人心中都在嘀咕裴家和太子賜婚的事,這會裴家到了,不由讓人心生好奇,都長脖頸眺,想看看這位傳言中的裴家,到底何等芳容。

李長安修長的手指勾著木窗,目剛停在裴家的馬車上,就聽到跟前傳來方硯林嘈雜的喊聲。

“都別著,讓我也看看啊!”方硯林踮著腳,可他隻有六尺高,連裴家馬車的車頂都瞧不見。

而小半天的功夫,裴家的馬車裏隻下來一個丫鬟,眾人頓覺無趣。

剛有人往後退時,簾布後款款出一隻玉手,白淨如雪,輕地扶住丫鬟後,婀娜搖曳地緩緩走出來。眾人的心被吊到了嗓子眼,卻看到裴家戴著帷帽,一個個想看熱鬧的心頓時被澆了盆涼水。

有人小聲“切”道,“什麽啊,神神,又不是宮中貴人,讓人瞧一眼都不行,未免太小氣。”

“對啊,每回都包裹得這麽嚴實,誰知道是真絕,還是醜如東施。”

“罷了罷了,沒啥好看的。想來都是以訛傳訛,天底下哪裏有誰都覺得漂亮的人。”

“那你們後退,讓我來看看!”方硯林還在蹦跳著找位置。方才還說著不屑裴家貌,這會卻忍著疼人群,想要一瞧究竟。

李長安看著眼前“喳喳”吵得煩心的方硯林,連著擊出兩顆石子,正中方硯林膝蓋。

隻聽“哎呦”一聲慘,方硯林狼狽地往前摔去,四腳朝天地滾落出人群。

人群這兒靜大,引得走上石階的裴悅側看來。

正好晴初現,天邊過一抹明亮的金黃,有陣春風拂過,把帷帽卷出一條隙,飛快地閃過裴悅的容

隻一眼,眾人便驚歎得屏住呼吸。

裴悅的容貌如仙人,眸好似一泓清水,在人群中轉了轉,引得眾人心弦繃的同時,黑漆漆的眼珠又如寶石般耀眼奪目,盡管沒什麽表,可隻一個眼神,便宛如明珠熠熠,讓人而生憐。

等紗簾落下時,眾人流連忘返,許久不能回神。

良久,李長安的馬車附近,不知誰歎了一句,“太子好福氣。”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