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都市爽文 不敗戰神 第二十章 因果循環

《不敗戰神》第二十章 因果循環

一秒記住【】

秦依地抱著秦惜,也早已淚流滿面。

“他楊辰就是個廢,你竟然還相信他的話,什麼給你全世界,都是狗屁!”

周玉翠卻沒有毫的心疼,不依不饒道:“我們都要被趕出家族了,就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他知道留在這個家里,什麼都撈不著了,所以又和五年前一樣,在你最艱難的時候離開,再也不會回來了。”

這些話像是一刺,狠狠地扎在秦惜的心上。

“如果我們真的被逐出家族,就什麼都沒有了。小惜,聽媽媽的話,現在就去求你爺爺,求他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不被逐出家族,什麼條件都答應他,你快去,快去啊!”周玉翠一邊哭著,一邊推搡著秦惜。

秦惜的心像是被撕了碎片,痛不生,一臉絕的看著周玉翠:“好,我去求他!求他放過你們,就是讓我去死,我也答應。”

說著起就沖了傾盆大雨中。

“姐姐!”秦依大喊一聲追了出去。

秦依剛要去追,就被周玉翠拉住了手臂:“這是捅出來的簍子,只有去求,老爺子才可能放過我們。”

“滾!”

秦依力掙了周玉翠的手臂,這是第一次對自己的媽媽這樣說話。

追出去的時候,哪里還有秦惜的影子?

Advertisement

秦家莊園。

秦老爺子住宅門口,一道纖瘦的倩影,正跪在那里,大雨早已將了淋了落湯,刺骨的寒風凜冽,軀上所承的一切,都遠遠抵不上心中痛苦的千萬分之一。

“爺爺,求您給我一個機會,只要您不把我們逐出家族,我什麼都聽您的。”

秦惜哭著說道,滿臉的雨水和淚水混雜在一起。

長時間跪在寒風大雨中,那單薄的軀搖搖墜,若不是依靠堅強的意志,恐怕早已倒下去了。

秦老爺子跟秦惜只有一門之隔,但此刻臉上卻滿是堅定之,甚至就連回應一聲都不愿意。

秦老爺子住宅的隔壁,就是秦飛的屋子,他的邊圍著好多秦家嫡系,此刻全都冷眼旁觀。

“這人還真是執著,為了求老爺子原諒,竟然跪在大雨中這麼久。”

這不是執著,而是不得不這樣做,離開了秦家,什麼都不是。”

“看來老爺子這次是真格了,要將們一家逐出秦家。”

……

就在這時候,秦老爺子房間的門忽然打開,接著就看到管家走到了門口,手中拿著一份文件。

秦惜也看向了那道影,接著就聽到管家照著文件念了起來:“家主令7號,秦家旗下各公司部門,經家族會議研究討論,一致同意,將秦惜一家逐出秦家,并從族譜除名,收回秦家老宅,特頒此令!”

Advertisement

轟隆隆!

忽然數道閃電劃過天際,像是要撕裂天空,雨下的更急。

剛剛還抱著最后一的秦惜,聽到家主令后,子一個踉蹌,徹底癱了下去。

就在這時候,一道影瞬間出現在邊。

“家主令?”

“爺爺竟然真的下了家主令,要將我們一家逐出家族?”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要讓你們這樣對我?為什麼?”

短暫的呆滯過后,秦惜歇斯底里地哭喊。

出現在邊的楊辰,渾都是強烈的殺意,自從離開北境后,他還是第一次對一個人的殺念如此強烈。

“辰哥,我去將秦家滅了!”馬超也出現在了楊辰后,滿臉憤怒,一步踏出,就要沖秦老爺子住宅。

“站住!”

楊辰怒喝一聲,雨水順著他的發梢落到額頭,再到嗜般的雙眸,已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

“我要親眼看著,今日秦家拋棄之人,明日他們會求著回去。”楊辰的聲音冷漠至極。

此時的秦惜早已渾,楊辰輕輕地將抱起,消失在磅礴的大雨中。

楊辰前腳剛走,一輛黑的奧迪a6停在了秦家大院,接著就看到兩名前掛著雁辰集團工作牌的中年男人,從車匆忙走下。

“老爺子,不好了,雁辰集團的人來了,一個律師,一個法務部部長。”一人匆忙跑進了秦老爺子的住匯報。

Advertisement

聞言,秦老爺子一臉慌,連忙起:“快把人請進來!”

他話音剛落,人已經來了。

“你好!”

秦老爺子主上前,一臉諂出雙手。

但兩人本沒有要握手的意思,掛著部長工作牌的中年人使了一個眼神,旁邊的律師拿出一份律師函遞給了秦老爺子。

“這是雁辰集團的律師函,秦董事長盡快的按照合同約定賠償,不然就等著上法庭吧!”法務部長一臉冷漠的說道。

這時候秦家其他人也都到了,聽到這話,都是一臉擔憂。

“王部長,我們簽訂合同后,都還沒有開始合作,怎麼可能會違約?”秦飛這

^0^ 一秒記住【】

時候壯著膽子問道。

“閉!”秦老爺子沖著秦飛怒喝一聲,就算秦家沒有違約,但在雁辰集團面前,也要認了。

王部長卻沒打算放過秦飛,冷笑一聲:“你認為是雁辰集團在欺負你們?”

秦飛心十分憋屈,咬牙說道:“難道不是嗎?”

“啪!”

秦老爺子反手就是一掌打在了秦飛的上,怒道:“你給我閉!”

發完火,秦老爺子才連忙看著王部長說道:“我孫子不懂事,還希王部長不要跟他計較。”

“算了,還是讓我跟你們講清楚,省的你們出去說。”

王部長冷笑一聲,隨即接過律師遞過來的一份合同,打開其中一頁,直接遞向秦老爺子說道:“麻煩秦董事長,念一下這一頁附加條款最后一條容,也好讓你秦家人都明白,你們到底是哪一條違約了?”

秦老爺子雖然已經做好了被違約的準備,可心依舊不甘,連忙接過合同,找到最后一條容,當眾讀了出來:“經友好協商,合同期,乙方必須指定秦惜為本次合作的唯一負責人。”

這段話讀出口,秦家眾人全都是一臉呆滯。

秦老爺子更是渾,一屁坐在了沙發上。

“對了,駱總讓我轉告秦老爺子一句話,多行不義必自斃。”王部長冷冷地說道。

親,本章已完,祝您閱讀愉快!^0^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