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古代言情 金枝寵后 第1章 第 1 章

《金枝寵后》第1章 第 1 章

 暮春三月,風揚游,落紅無數。

 江都素來多雨,一場微雨總能淅淅瀝瀝下個三兩天。

 江都王府里四雕梁畫棟,飛檐相。屋檐翼角掛著銅鈴,細雨沿銅鈴滴落,鈴聲清脆。

 待到雨初停,王府垂花門前圍著眾多仆役,三三兩兩穿過長廊,往外搬著收攏好的名貴件。

 他們都是陪同姑娘前往京中的。

 本該早幾日回京,可姑娘染病,耽擱了下來。

 ......

 玉照的心疾從小就有,老太妃同江都王請遍了當世名醫,細心調養,才養好了子。

 這心疾平日里瞧不出來,等犯了病,渾無力,躺在床上悶氣短,一張俏臉半都不見。

 這可急壞了老太妃,老太妃五十余歲,生的眸烏鬢,雍容華貴。

 本是百越人,年時故土戰,老太妃隨著族人一道顛沛流離,后移居來了大齊,認識了老江都王。

 老江都王生的其貌不揚,自來是俏,見著娘子威武大將軍便走不道了,天天去小娘子家門口守著。老太妃年輕時的貌,整個大齊找不出第二人來,老江都王面對的敵數以百計。

 歷時兩年,耗盡無數挫折老江都王總算是抱得人歸,這說出去能他吹一輩子。

 兩人恩非常,老江都王后院更是干凈,除了妻子沒有旁的妾室。

 老太妃子嗣不,生平只得一子一

 長便是玉照早逝的母親。

 隔了好多年才又生了玉照的舅舅,現任的江都王,江都王如今也才二十多歲,年輕氣盛,忙于政事不曾娶親。

 這偌大的王府只玉照這一個小主子,自小要星星要月亮,外祖母舅舅都忙著搭梯子去摘。

 玉照見外祖母急得冒火的樣子,擔憂起來,不敢繼續裝病。

Advertisement

 老太妃如何看不出來?頓時氣不打一來。

 玉照長睫輕,一張得讓人驚艷的臉,姣花照水,艷若春華。

 勝雪,烏發如墨,睫上掛著將落未落的淚珠。

 “外祖母,我不想去了......”

 老太妃一見心起來,嘆道:“早先你別離了我,你非得眼兒的盼著他們來接你,是禮就準備了兩箱,我還道是養了個白眼兒狼,怎麼如今人到跟前來接你了,你又不想走了?”

 玉照眨眨眼睫,抖落淚珠,紅著眼:“我不想離開你邊,不想離開江都......我...我怕去京中后了欺負。”

 這話把老太妃逗笑了,著玉照白凈的小臉,小姑娘特別俏,便是裝病,珠翠都簪了不,一雙杏眼比春水還多幾分波,漂亮的不得了。

 “有我和你王舅給你撐腰,誰敢欺負你?侯府請了好幾趟,那個老的都親自派人了,為人孫你要是不回去,名聲就不好聽了。”

 “名聲壞了就壞了......”玉照揪著手下被子,素來子被寵的有些橫,并不怕這些,左右又不是嫁不掉。

 “你快十七了,再耽擱下去年紀可就大了。”

 若是在江都名聲再壞都嫁的出去,可玉照自小指腹為婚的未婚夫是京中的魏國公,那等青年才俊,老太妃在江都也有所耳聞。

 前年江都王京見過了魏國公一面,回來便玉照安心,說是個為人禮數周全相貌出眾的,后院干凈,是個好的。

 掌上明珠眨眼就出落地亭亭玉立,到了要出嫁的年紀,還要嫁的那般遠,日后山水相隔,相見不易。

 縱然千般不舍外孫離了自己,遠嫁去京城,可老太妃也知一樁好的姻緣于子而言有多難得,總不能因為自己的顧念破壞了寶兒姻緣。

Advertisement

 玉照見此知道撒也沒用了,只能容著侍扶起來,對著銅鏡,往上穿戴著新做的裳。

 碧藍寶相花紋珠絡金齊,腳上穿上嵌著珍珠的八寶紋履。

 待收拾妥當了,幾十仆人浩浩的送出府,江都王去了外水師營,府里只剩老太妃玉照兩個主子。

 等不來舅舅,玉照便往江邊乘船,走水路十幾日方能京。

 丫鬟們忙著收拾畫船上的件,給玉照換過了新的被褥枕頭,換上府上繡娘新做的滕青曳低絹煙紗帷幔,便是連房里的憑幾,掛屏,一應都換上自己的。

 船走了一上午,玉照有些困意,子懶散,索躺在了床,侍雪雁雪柳二人見狀,悄悄熄滅室,躡手躡腳退了出去。

 ......

 玉照做起了夢。

 夢中人的臉皆是白蒙蒙的一片,卻能知道每個人的份。

 見到了未婚夫,夢里時日過的極快,與他初遇,相識,再到談婚論嫁不過是彈指間,轉眼大嫁了大齊最年輕的國公夫人。

 兩人郎才貌琴瑟和諧,出門對羨煞旁人。

 可又是一個轉眼,夫婿接納了玉照和離歸家的二妹,只因兩人早已私相授,珠胎暗結。

 二妹跑來玉照跟前訴說心中苦悶,說自己與魏國公才是青梅竹馬,若非玉照拿著小時候訂下的婚事不放,才是魏國公明正娶的夫人,何至于嫁了旁人又落的一個和離的下場?

 總之,二妹沒錯,丈夫也沒錯,錯的是玉照,是非得在二人中橫一杠。

 玉照看著夢境中的自己被親妹妹與丈夫背叛,被婆母針對,一日憔悴過一日,郁郁寡歡。

 再一個轉眼,竟是出殯!

 出殯的那天,四周全是陌生的場景,不是國公府里......甚至不知是在何出殯的,耳邊念經聲不絕于耳,香燭味濃烈的人作嘔。

 天空一片霧

 外邊似是下起了雨,滴答滴答的有幾滴溫熱的雨水濺落在臉上,仿佛能將的臉灼出來。

 玉照被驚醒了——

 船廂房中昏暗,手不見五指。玉照臉上滿是淚水,臉被辣的生疼。

 丫鬟們聽了聲響,連忙持著燈進來,玉照才得以重新看見。

 嬤嬤手上端著溫著的湯羹,喚著:“姑娘多大的人了,做夢怎麼還哭了......”

 雪柳擰干溫水里浸泡過的帕子,輕輕拭起玉照臉,打趣起來:“姑娘這一覺從午時睡到了申時,這夢該是做了多長?”

 玉照眼神空曠,仍是沒回過神來,喃喃自語:“夢里過了好長好長,一輩子呢......”

 仔細算來也并沒有多長,夢里的自己,應該是在二十多歲就死了。

 咬著,拿過床側角茶幾上的菱紋銅鏡,里邊映著的自己年輕的眉眼,同夢境中子滿眼絕形如枯槁區別甚大。

 趙嬤嬤聽了不免唏噓,自來是信這些鬼神的,趙嬤嬤道:“等回了侯府,找個好日子去道觀里看看,姑娘無事去多燒幾炷香,神仙多保佑保佑也是好的。”

 好生怪陸離的夢。

 玉照夢中與夫□□同歸于盡的心都有了,如今醒來,也覺得有幾分好笑,自己夢到都是些什麼?

 有些后怕的點點頭,是該去道觀寺廟里燒香了,這七八糟的夢......

 想起夢中的事,側頭問趙嬤嬤:“嬤嬤,我二妹閨名喚什麼?”

 不怪不知,兩歲不到便離了侯府,這些年侯府通通也沒給寄來幾封家信,更遑論與家中其他人沒有往來,京中侯府的一切,于玉照而言都是陌生的。

 趙嬤嬤仔細回憶了下,時間久遠,也不太敢肯定:“姑娘你這一代姑娘們都是從玉字,二姑娘依稀記得名喚玉嫣。”

 玉照一陣寒

 夢中二妹的名字都對上了,這莫不是一個預知夢?

 。。。。。。

 大齊建國百余年,皇都臨安,未皇城,外圍便已經是車馬賽道。

 朱華蓋馬車緩緩駛這座雄偉壯麗的皇都,踏白石通徹的平整大道,按著中軸線分布井然有序的坊市,無端的生出莊嚴肅穆來。

 與小橋流水風景秀麗的江都不同,臨安空前壯觀,天塹凈波瀾,遠出天際云霞蒸騰,四坊門大開,鐘鼓樓雄偉高聳,熙熙攘攘皆是人流。

 一派盛世繁華景象。

 信安侯府——

 今日大姑娘歸府,府中眷都聚到了一,難免談起了玉照來。

 這位江都回來的大姑娘,生而克母,信安侯原配夫人才生下大姑娘還沒來得及看一眼,便崩離開了人世。

 簪纓世族,尤其是信安侯這般年輕氣盛姿容出眾的才俊,哪怕才死了夫人,有一個剛出世的兒,頃刻就有人上門來給信安侯說

 半年不到,鰥夫的日子實在不好過,侯推了兩次索不再拒絕,馬不停蹄的迎娶了繼室。

 便是如今的侯夫人林氏。

 如今這位信安侯夫人出也不差,不僅不差,整個京中都挑不出幾個來。林氏是鎮國公府的嫡出姑娘,要不是家族那幾年犯了事兒,年紀拖得大了些,恐怕也不會嫁給信安侯做繼室。

 侯夫人林氏手腕是個厲害的,執掌府中中饋,一切都從無差錯。了侯府先后兩年便生了一子一,二姑娘玉嫣和二恪。

 二姑娘玉嫣秀外慧中,向來是信安侯掌上明珠。二恪是個聰慧的,小小年紀每每都能在書院博得頭籌,若無差錯明年便要場考試。

 便是侯府老夫人那兒,兩個嫡親兒媳,都心向著這位侯夫人。

 侯夫人的地位不可搖,而這位先前原配夫人的嫡長回京,這中間的錯綜復雜,底下人不抱著幾分看戲的心

 不一會兒外邊有仆婦穿過長廊小跑過來報,說是大姑娘了府,正往老夫人的院子過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