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都市爽文 超級黃金指 正文_第一章 落魄大少被人欺

《超級黃金指》正文_第一章 落魄大少被人欺

漸晚,路燈的照下,人影拉得很遠,著眼前的兩排路燈,唐大心神恍惚,往日的這個時候自己應該在某個酒吧夜店裡調戲吧。

唐大全名唐飛,戶口海市,唐大的父親唐龍原本是個當兵的,退伍後並沒有在國家分配的單位做米蟲,而是在改革大下勇於吃螃蟹,開了個服裝加工廠,掙得千萬家。

當然,千萬富豪雖然厲害,在海市這個富豪多如狗的地方算不上什麼頂級人,頂多算是個二流,比起許多泥子來自然高檔的多。

如此家庭下出生的唐飛自然是含著金鑰匙,含在裡怕化了,家人寵的不得了。自去年從大學畢業後,每天開著寶馬泡妹子,和一幫狐朋狗友吃喝玩樂好不悠哉。

所謂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唐龍的服裝廠經過人李斌介紹,接了個大單子,這單子做好了,家起碼能翻個倍。

的唐龍爲了接下來這單大生意,舉債採購了大批原料,湊巧的是這位人就是做布料生意的,爲了報答對方,就從對方手裡進了大批原料。

原本明的唐龍在利益的驅使之下忘記了風險,爲了儘快完訂單,工廠加班加點,唐龍爲此又付出了不的加班費。

眼看著大批的,訂單就快要完的時候,下訂單的人卻不見了。

冷汗的唐龍思前想後,終於明白自己是中了別人的全套,而給自己下了套的人就是那個給自己介紹生意的李斌。

唐龍畢竟也在海城混了幾十年,各方面的人際關係還是有一點的,多方打聽之下,終於弄清了事的原委。

原來那個李斌手裡了一大批的布料銷售不出去,但是欠了不棉花廠的錢,各廠都催著還錢。

Advertisement

李斌爲了儘快把布料銷售出去,收攏資金還債,便想方設法給唐龍下了個套,弄了個皮包公司介紹給唐龍,下了一筆大訂單。

李斌吃定唐龍是個講義氣的主,自己給他介紹了一筆大訂單不會知恩不報,如此一來自己積的貨就可以銷售出去,回籠資金還債,至於唐龍的服裝加工廠怎麼辦?唐龍是誰?

憤怒的唐龍前去找李斌理論,大意就是咱們原本都是好哥們,以前我還幫過你,你怎麼能坑我?給我下套?

李斌的回答很經典:“唐龍,你說我們是不是商人?商人,傷人,就是傷害別人,這都不懂還好意思出來做生意?”

唐龍無奈,那個皮包公司的人拿著李斌給的報酬早就不見了蹤影,告李斌?拜託,李斌就是一箇中間介紹人,你告他什麼?給你下套?好啊,證據呢?咱們是社會主義國家,人民政府的法院做什麼都是要講究證據滴。

無奈之下的唐龍只好尋求別的買家,想把這批手。

可是現實就是如此,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還是的服裝圈子就那麼大,誰不知道誰的況?明眼的人都知道唐龍是被李斌坑了,雖然服的質量確實還行,又有誰願意去接手這個爛攤子呢?

服銷售不出去,又有銀行欠款,工人工資等等,一系列的力下來,唐龍終於不住了,低價理了,賣了家裡的房子,車子,和加工廠,終於把債還完了。

無債一輕,當然此時的唐家也一貧如洗了,一家四口人進了一個不足四十平米的小屋裡,就這個小屋還是租來的,順便說一下,唐大還有一個小他十歲的妹妹。

往日裡風流倜儻的唐大出門開寶馬坐奔馳,流連於各大夜店酒吧。現如今的唐大卻陷了困境,車子賣了,只能步行,酒吧夜店也去不了了,因爲兜裡沒錢了,信用卡也刷不了了。

Advertisement

家裡生意的失敗讓原本食無憂的唐大結束了瀟灑的生活,開始自食其力去找工作。

黃昏路燈的照下,唐大一臉頹廢,不能再做米蟲的唐大找了一天的工作,走了一天的路,邁著痠痛的雙來到公園的長條凳子躺下,仔細回憶著自己家裡最近以來的變故。

雖然父親總是安他們說當年他就是白手起家,創下了偌大家業,雖然遭遇了挫折,但他一定會重新站起來的。

全家人中也就才上初中的妹妹對父親唐龍有著無比的信心,認爲父親說的話一定會實現,可是唐大自然不會如此稚,幾十年前的創業環境能和現在一樣嗎?

幾十年前的父親可以打出一片天地,此時的父親卻未必能有如此能力,況且,不論是力還是,父親都已經屬於在走下坡路。

當然唐大自然也不會對著父親和妹妹潑冷水,努力的想要改變現狀,所以纔會出去找工作,只是一天下來,唐大終於明白了,自己除了吃喝玩樂,貌似別的啥也幹不了,啥也不會幹……

轟轟轟……

一輛紅敞篷寶馬座駕停在公園的躺椅旁,寶馬駕駛位上有一個年輕公子哥,穿著格子襯衫,帶著墨鏡,一臉的瀟灑樣。而副駕駛位上一位著暴,濃妝豔抹,打扮的花枝招展,前一對球洶涌破濤,出大半雪白。

唐大歪歪頭看了看車的標誌,寶馬?想當初哥也是開寶馬的人,現如今……

“哎,這不是我們唐大嗎?怎麼一個人在公園裡躺著?這是哥們今天在菲比酒吧釣到的馬子,怎麼樣?長得還不錯吧。今天哥們找了你一天了,打你電話你也不接,卻沒想到在這躺著,怎麼著啊,不給哥們面子是不是?”花格子襯衫衝著唐大嚷嚷道。

Advertisement

唐大不用看人,聽聲音就知道來人是誰。李炯,李斌的兒子,以前唐龍和李斌關係不錯,理所當然的兩個第二代也了‘好兄弟’。

李炯對唐大落魄的原因自然一清二楚,這本來就是自己家的老頭子一手策劃的。

說起李炯雖然以前和唐大是‘好兄弟’,可是對於唐大早就看不過眼了。

雖說兩家資產差不多,誰不比誰高一等,可唐家卻是李家的客戶,做布料生意的那麼多,唐家的訂單爲啥就一定要在李家?

這年頭是買方市場,顧客就是上帝,反而言之,唐大就是他李炯的上帝,雖然已經和上帝稱兄道弟,可是某些時候主次還是要分清的。

比如某次倆兄弟在某夜總會同時看上了一個妞,這個時候李炯就要給唐大讓位了,誰讓唐大是他的上帝呢?可是現在上帝落魄了,有機會踩上帝幾腳,李炯自然是樂不此疲了。

“李炯,你TMD不要得意,你家老頭子做事不仗義,遲早遭報應,你他媽也不是個好玩意。”唐大憤怒的低吼道,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啊。

“嘿嘿,哥們就得意了,怎麼滴?你咬我啊。來看看,你還認識不?”李炯嘿嘿一笑

唐大下意識的看向副駕駛位的洶涌破濤,裡咬牙切齒道:“婊子!哼,你也就配玩我玩過的破鞋。”

原來副駕駛位的哪位半*的就是前些日子唐大和李炯一起在夜店裡釣到的,只是當時的唐大還是上帝,李炯自然要讓著唐大,現在唐大一貧如洗,自然要退位讓賢了。

“哎呦,唐大,您還別這麼說,我是破鞋沒錯,可鞋再破也不能白給人穿不是?現在是金錢社會,沒錢了你破鞋也沒得玩。”副駕駛位的氣的說道。

“哈哈,說得對,走咱們找個賓館樂呵樂呵去,讓唐大一個人在大街上自個擼吧。”說完李炯在球上擰了一把,發寶馬,指給唐大留下了一子汽車尾氣。

“媽的,算你跑得快,不然一定要讓你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唐大自小喜歡運格倍棒,還練過一些散打啊,跆拳道之類的,打李炯這樣的四五個都沒問題。

唐大心中不爽,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在回家的路上,對著路邊的瓶子一踢,瓶子嗖的一聲劃過一跳優雅的弧線,砸中了一個地攤上的陶瓷狗,狗子應聲而斷……

“小夥子,你別走,看什麼看,說的就是你,給我過來。”攤主如同吃了春藥的驢一樣,大吵大起來。

唐大一臉無辜樣,我幹嘛,,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

“幹嘛啊。”人高馬大的唐大有著一米八的個子,瞪著牛大的雙眼,一臉不爽的看著攤主。

攤主看了看唐大型,再看看自己的噸位,聲音頓時小了一截,說道:“剛剛你踢得瓶子砸壞了我的古董,要賠錢。”

“是嘛?”唐大看了看攤位上的瓶子和斷了一截狗的陶瓷狗,暗罵道:“人要倒黴喝水都他孃的塞牙,哥們現在真的很窮啊。”

“你想要多錢。”唐大晃晃悠悠,神滿不在乎,心理卻有些張,暗自盤算自己到底還剩多錢。

攤主見唐大穿一服裝全是英文字母,雖然不認識牌子,可一看就是名牌,或許在攤主的心理凡是英文標示的就都是名牌吧。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