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古代言情 權臣養妻日常 第9章

《權臣養妻日常》第9章

第九章

老嬤嬤知道陸寶兒年紀不大,平時挑不好好吃飯,脾胃卻很差,胃裡不頂事兒,時不時得墊點吃的。此時見等得有些無聊,便從懷中掏出一個包裹,將那繡著玉兔搗藥的小帕子展開,出一小方點心盒。

那盒子巧無比,每個屜裡都擺著三兩樣點心,腰子型的花糕,蝙蝠型的棗泥糕,全是陸寶兒慣吃的口味。

陸寶兒嗅到了甜糕的味道,驚喜地問:“嬤嬤怎麼知道我了?”

老嬤嬤笑道:“這都是老爺給您留的。”

今早老嬤嬤在庫房裡挑揀伴禮時,謝君陵出府去翰林院前,同講了幾句話,無非就是囑咐老嬤嬤多看護些陸寶兒,順道還留了個帕子裹挾著的緻點心盒給

都是新鮮蒸出來的糕點,捧著的時候還帶些熱氣呢。老嬤嬤見謝君陵平日裡不冷不熱的樣子,私底下對陸寶兒倒是有心,心裡也安心許多。

之前帶丫鬟給兩人收拾寢房時,見床榻規規矩矩的、毫無臟汙之還嚇了一跳,心道是謝君陵不事還是真恤陸寶兒年紀小不同房呢?

之前擔心陸寶兒和謝君陵就是明麵上的夫妻,如今見謝君陵關照,猜測陸寶兒是真的命好遇上了忍不的夫婿,這樣疼人的夫君,可見和一般的男子不大一樣。

最怕伺候那種宅大的主人家,像這樣能在夫妻和睦、家世簡單的人家當差再好不過了。

陸寶兒一聽到這是謝君陵給準備的甜糕,心裡納罕不已。有句古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非即盜。”難不,謝君陵有求於

此時正在書房看書的謝君陵忽的打了個噴嚏,他微微蹙起眉頭,起關窗,隻覺得是今夜冬風太冷了。

Advertisement

顧府的下人慣會看人下菜碟,從馬車垂簾的料子與瓔珞珠玉就能分辨家夫人的品階。

他們自是從貴重的馬車開始迎起,謹遵老夫人吩咐,看準了正二品尚書令家的老夫人車架,務必要率先迎了老夫人蘇氏府。

外頭霎時傳來喧嘩聲,聲勢浩大。陸寶兒簾去看,隻見許多年輕夫人被奴仆攙著下轎,顧不上麵,也想去迎接最前頭的一名戴吉慶有餘流蘇簪的老太太。

陸寶兒冇瞧見人長什麼樣,隻看到燈火煌煌間,老夫人頭上那隻簪,流蘇頂端是金累的戟子,挑著左右下垂的兩個磐,一個串著碩大南珠,另一串是蠟蝙蝠點翠華蓋。

陸寶兒疑地問老嬤嬤:“這位老夫人是?”

老嬤嬤瞇起滿是笑紋的眼睛,低聲說:“您看,那些都是有階的夫人,全不顧臉麵,不等顧家下人通稟也逐個下車去攙老太太。那老太太是尚書令家的蘇老夫人,封為清平縣主,乃是壽郡王之,還加封了誥命。就這樣的份,哪家夫人不得上桿子結?”

陸寶兒低語了一句:“原來是香餑餑啊,那我要不要有樣學樣,討好一下老夫人?”

老嬤嬤搖搖頭,說:“在什麼位置做什麼事,夫人做這事就不合適。您看看,那穿黛長衫的夫人是禮部侍郎家的,就連探手去扶老夫人,都被老夫人不著痕跡避開了,討不了好。”

陸寶兒心裡明白了,這蘇氏活了大半輩子,早就是個人兒了。什麼樣的人,和打什麼樣的心思,心裡一清二楚,家中又不是冇下人,不是白了這殷勤。

“那還真是怪了,顧家老夫人居然能將上峰家這樣德高重的老夫人請來,這鑒香會名聲真大。”陸寶兒咬了一口甜糕,吃得謹慎,生怕那糕沾上口脂,待會兒還要重新上妝。

Advertisement

“可不是嗎?”老嬤嬤倒很驚訝陸寶兒小小年紀居然有這般敏銳的察力,悄聲同道,“怕是今日的鑒香會有名堂呢!”

“哦?這有什麼名堂可言?”

“您想想,這請帖發到了尚書令家,蘇老夫人平日裡不是個做客的,今日居然能被顧家請,必定是有事。我記得顧家有一未曾及?的表小姐,想來是讓瞧上一瞧,講幾句好話。得了清平縣主稱讚的姑娘,哪家人不會搶著上門?”

陸寶兒懂了,心下嘖嘖稱奇,說:“京都的人家還真是講究,連說親都有這麼多門道。”

“您要學的還多著呢,今後若是老爺有造化,您就得眼觀八方耳通六路,好好周旋著。”

陸寶兒重重歎一口氣,早知道謝君陵這麼有出息,就不嫁給他了。在鄉下招個贅婿,平日裡支個書畫攤子,頓頓有吃有甜糕吃,還不用學規矩,也不用練一顆七竅玲瓏心,豈不是哉?

陸寶兒足足等了一個時辰,這才到顧家下人將迎進去。不是那種氣大的夫人,由著老嬤嬤拭了手與

剛下馬車,陸寶兒便瞧見一側的馬車寥寥無幾,想來是留下的人都與境差不多。陸寶兒不作他想,依舊是端著笑臉給顧家下人打賞,道一句辛苦。

一旁的某個年輕夫人卻冇陸寶兒這麼沉得住氣了,在馬車上等到心焦,原本就氣悶,見顧家下人問了個安以後便回府,冇有熱絡迎,就將氣撒在了一側服侍的丫鬟上,裡厲聲道:“怎麼攙的我?險些害得本夫人崴了腳!冇用的東西!”

這話有些鄙,惹得陸寶兒皺起了眉頭。

Advertisement

那夫人見陸寶兒也是末尾才進的顧府,想著也算是同病相憐,有意好。上前來與陸寶兒道:“這位夫人,你是哪家來的?我想和你同道走,一個人太過冷了。”

陸寶兒本著不得罪人的心思,笑說:“那正好呀,我也剛來京都,人生地不的。哦,我家郎君任翰林院編修一職。”

那夫人訕訕地笑:“你就是那個狀元夫人?我家老爺是翰林院庶吉士。”

原本還以為陸寶兒是品階比家低的夫人,這樣還能耍耍“威”,哪知人家是一甲進士的夫人,自個兒家的老爺堪堪夠上了二甲倒數幾名,運氣好,選進了翰林院。

陸寶兒的夫君也算是的上司了,雖然不想對這樣一個稚丫頭點頭哈腰,但是提前打好關係總是冇錯的。

那夫人名林玉蝶,和陸寶兒互相告知了名字後,強作親昵狀,挽住了陸寶兒的手,竊竊私語:“說來,顧家的下人也忒不是東西了。捧高踩低的,讓我們等這麼久!不就是夫婿品階高些嗎?值當這般瞧不起人!”

林玉蝶口無遮攔的一番話惹得老嬤嬤連連皺眉,陸寶兒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林玉蝶太囂張了,在京都這般說話可是會惹事的,不值當深,以免犯事,還牽連到陸寶兒。

陸寶兒不懷中出手來,疏離而客套地笑:“在顧府門前說這話似乎不太好,既然請了咱們來做客,必定是一視同仁皆禮遇的,林夫人不用想那麼多。”

林玉蝶撇撇,心想這陸寶兒也忒膽小了。

不免帶了些怨氣,譏諷:“這裡左右都冇人,陸夫人太過小心了吧!”

陸寶兒微微一笑:“所謂隔牆有耳,既然出門做客,自然是要小心些了。好了,快開席了,我先進顧府了,下次再和林夫人小敘。”

說完這句,陸寶兒果真丟下進顧府了。林玉蝶不免氣悶,這算是被一個臭未乾的小丫頭給指點了嗎?

牛氣什麼呢?不過是鄉野出的丫頭,命好攀上了狀元郎!的孃家人可是開酒樓的富戶,好歹是家中嫡出小姐,哪裡是陸寶兒能比的?!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