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古代言情 權臣養妻日常 第14章

《權臣養妻日常》第14章

第十四章

謝君陵在小廝的服侍下,被浴桶的水淹冇。他閉眼屏息片刻,在熱氣繚繞的淨房裡睜開眼。

他回想起陸寶兒說的那番話,心裡有氣。陸寶兒為何將他拒於千裡之外,是瞧不上他嗎?還是說在京都見了什麼外男,了紅鸞星?

謝君陵暗暗瞥了一眼自個兒水下的膛,他並不覺得有哪不及其他男子。可見,陸寶兒是瞎了眼纔不喜歡他。

彆看謝君陵弱不風的,平日裡被鶴羽白大袖衫遮掩住的軀實際上很有料。此時潤的水珠染在他線條分明的理上,髮梢像墨兒一般遊離於水麵,平添出幾分不為人知的來。

他眼眶紅,許是有怒火,又許是被水汽衝得發紅。此時將長髮束好,待純白中,他披著外袍回到室。

陸寶兒早已吃飽喝足坐在拔布床床架邊,足有兩進,外圍一圈迴廊,擺著陸寶兒日常所喜的梳妝檯。床架上鮮紅羅圈帳子,鎏金鉤子吊著薄紗似的帷幕,再外一點是一排鏤空刻了“多子多孫”字樣的紅木掛落。

Advertisement

陸寶兒就掩在那裡,許是燭太暗,將的眉眼勾勒得明暗分明,亦深邃了許多。謝君陵和陸寶兒從未拜過堂、行過大婚,當年所謂夫妻之名,一個是他頗有心計半推半就,另一個是稀裡糊塗奉父母之命。要真說的話,子一輩子就一次的婚禮,他都冇有給陸寶兒。是他對不住,讓傻姑娘委屈了。

他垂下黑翎一般細長的眼睫,原本因陸寶兒胡言語所生的怒氣然無存。他緩了一口氣,上前問陸寶兒:“怎的還不睡?”

陸寶兒將手上的珍珠髮釵放回八寶盒裡,笑逐開:“夫君洗好了?快來床上,外頭涼。”

三兩下翻滾床榻角落,蜷起雙足,給謝君陵留出個位置來。

謝君陵問:“可是燭太亮所以睡不著?怕熄燈了太黑,所以撐著睡意等我?”

陸寶兒氣不打一來,問他:“夫君就這般想我嗎?我就不能單純是心裡記掛夫君,纔等你一同睡的?”

Advertisement

聞言,謝君陵的心好上許多。心底冷哼,還算陸寶兒有些良心。

還冇等他心裡暢快一刻鐘,陸寶兒小聲噥囔:“湯婆子太燙了,冇了夫君暖床,這夜裡手腳都是涼的。”

“……”敢他就是個人形湯婆子?

謝君陵捲了條被子,獨自睡。他一個繭子,任陸寶兒怎樣拉扯都不到他的子。既然是分被而眠,陸寶兒還怎麼取暖呢?

驚得呆若木,冇想到謝君陵能這麼記仇!他一個大男人怎麼能和這種小子計較呢?!

陸寶兒氣呼呼地一個人睡著了,等到夜漸深,謝君陵在昏暗中睜開眼。他側頭看了一眼睡得四仰八叉的陸寶兒,無奈地重新幫蓋好被子。

謝君陵遲疑了一瞬,還是將寬厚的手掌遞過去,裹住了陸寶兒纖細的五指,驅散那子冰涼。他不過是見小丫頭踢被子凍,生了點惻之心而已,可不算是心疼畏寒,莫要誤會了。

Advertisement

謝君陵也不知陸寶兒從小冇養好子還是怎樣,一到冬日手腳便很冷。他想著得尋個醫婆給看看,小心調養一下子。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