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瓜文庫 古代言情 將軍,夫人又要爬牆了 第001章絕對不嫁赫連欽

《將軍,夫人又要爬牆了》第001章絕對不嫁赫連欽

將軍,夫人又要爬牆了暮雨霏霏·第001章絕對不嫁赫連欽秦珂是被一陣呱噪的聲音吵醒的,微微蹙眉,微微睜眼,一時有點不知在何

恍惚間,赫連欽那張悲傷的臉還近在眼前,心底不由有些憤憤。

他真的會為自己的死而難過麼?

試想這麼多年,他一直忙著在西南領兵打仗,把扔在千裡之外的鎮國公府視若無睹。饒是親多年,從懵懂到半老徐娘,兩人見麵的次數也屈指可數,赫連欽未曾對有一個好臉,甚至還嫌棄得很。

秦珂覺得,赫連欽當真是不喜歡的。

卻喜歡赫連欽。從初見時那鮮怒馬的輕狂年,到多年後威嚴十足的鎮國將軍,他上一直都有喜歡的影子。

秦珂把他珍藏在心裡,即便多年未見,風霜催白了年頭,也能在鎮國公府孤寂的後院中,在午夜夢回時,看到牽掛了一生的人。

錚錚鐵骨,氣宇軒昂。

「姑娘,回來了!赫連將軍回來了!」

正想著,一個年輕的小丫頭突然推開門衝進來,跟秦珂方纔在夢裡聽到的聲音一模一樣。

看著對方的臉愣了下,旋即有些生氣。

瓊兒是怎麼搞的,的院裡怎麼會有外人闖進來!

這個念頭轉過,秦珂又是一愣。

不是死了麼?

赫連欽親自趕回來給送的終,青紗帳前,他的私生子赫連澈也恭敬地跪在一旁,滿臉哀絕,像是真的死了親娘一樣。

Advertisement

秦珂卻知道,這個孩子不可能喜歡自己。正如不喜歡他一樣。

赫連欽跟別的人生的孩子,怎麼可能會喜歡?!

可是眼前這又是怎麼回事?

還活著,而且躺在一間陌生的房間裡。

秦珂一邊想一邊爬起來,想要問什麼,張開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來,心中更是驚惶。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進來的小丫頭朝走近,臉變得有些同:「姑娘,你忘記了,昨日大夫還說過,你這次風寒傷了子,嗓子也燒壞了,得過幾天才能好呢。」

秦珂把眼睛瞪了又瞪,直到朝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眼前這丫頭竟然是瓊兒本人,隻不過是二十年前,還是小姑娘時的模樣。

秦珂眨眨眼睛,再把目投向自己的手,發現自己手背上那些鬆弛的皺紋也消失了,麵板變得白皙緻,十手指頭就像蔥白似的,漂亮修長。

瓊兒跟說完話,又到桌上拿杯水倒了水過來,恢復之前的興模樣道:「姑娘,赫連將軍回來了,剛才進的城。你之前不是吩咐過我麼,這兩日我一直在城門口守著呢,看到他回城就來告訴你了。」

秦珂還有點不能接,連水都沒顧上喝,就從床上爬起來照鏡子。

鏡子裡的亦是十五六歲模樣,生得麵若桃花,麵板白,即便脂未施,也約可見傾國傾城的好

Advertisement

大約是的舉止太過怪異,瓊兒一直用詫異的目看著,直到見秦珂盯著鏡子看了好一會兒,才猶豫地出聲問:「姑娘,這是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麼?」

秦珂回過神,添了添乾燥的,一邊搖頭一邊轉到桌邊,把瓊兒剛才倒的水拿起來喝了一口。

瓊兒還有些忐忑,朝看了好一會兒,以為是秦珂是因為赫連欽回來的事而高興得過頭了,於是眼珠子一轉,朝道:「姑娘,不如我幫你梳洗一下,一會兒到街上逛逛,興許能遇到赫連將軍從宮裡頭出來呢。」

秦珂心思雖,卻已果斷而輕緩地搖了搖頭。

雖然還不清楚這究竟是什麼狀況,但已經出於本能排斥這一點。

現在不能說話,若是真遇到了赫連欽,對方不是更當是妖怪麼?秦珂邊喝水邊垂眸思索,讓瓊兒先退下去,自己試著理清思緒。

坐在梳妝臺前看著鏡中的自己發了好一陣呆,疑地抬頭看向窗外。

正是仲春時節,外麵園中百花吐蕊桃紅柳綠,偶爾有丫鬟從遠鎏金漆瓦的遊廊下經過,都是一副低頭斂目的規矩模樣。

再轉,看到守在院中的瓊兒,卻見那丫頭正眼定定地盯著前麵一隻蝴蝶瞧,躡手躡腳撲將過去,蝴蝶的反應卻比更快,不等手落下就又展翅飛走了。

Advertisement

瓊兒盯著它再追,不一會兒就跑到院外頭去了。

憨頭憨腦的模樣,秦珂不莞爾一笑。

是瓊兒沒錯了,這丫頭從小就跟在邊,不像府裡其餘的丫頭那樣規矩死板。

那麼真的是活過來了?還回到未出閣的年時候?

仔細想想,這應該是宣景二十一年的春天,兩天前兩個庶妹借著踏青的由頭,把帶到城外一湖邊遊玩,不知怎麼回事,竟掉進湖裡去了,還是旁邊的漁夫將救起來的。

那一次確實病得不輕,連發了兩天熱,後來嗓子也啞了,而皇帝的賜婚聖旨也正好是這幾天下的,一家人都高興得不得了。

這麼想,秦珂心裡就一陣激

太好了,既然能回來,就不能再走上輩子的老路。

那時候爭強好勝,一心隻追著赫連欽,表麵風心的苦楚卻無人能懂。嫁給年威武的定國將軍,卻生生守了一輩子活寡,連膝下唯一的孩子都是赫連欽跟別的人生的。

以往每每想到這些,秦珂就覺得,這天底下最對不住的人,莫過於赫連欽了。

但現在仔細思索,對赫連欽也不是沒有虧欠的。畢竟若不是因為,赫連欽就能娶到那個他真正喜歡的子為妻,一家人和和地過完這一輩子。

橫刀奪一杠,像隻撲火的飛蛾一樣要與赫連欽糾纏,被焚的烈焰吞噬尚不自知。

若能重來一次……若能重來一次……

絕對不嫁赫連欽!

那樣孤苦無依又淒涼的一生,有誰願意經歷兩次呢?

把所有的事都理順之後,秦珂就到母親王氏的院裡去尋

王氏是秦懷安的原配夫人,格溫和大度,平時除了相夫教之外,一直在屋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偶爾到城外的華寺禮禮佛。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